首页 > 中国 > 正文

山河带砺: 我杀过敌的机枪, 号码是零八三九一

时间:2019-05-01 16:48:41        来源:

 

姓 名:张明才

年 龄:九十八岁

籍 贯:蒙城三义(现居蒙城县三义镇彭集村西组北街)

部 别:四十二军一九一师五七二团机枪连一营一连二班

军 阶:二等步兵

记 录:张磊

我叫张明才,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八月五日出生,属鸡,幼时家在蒙城县三义镇彭集村,家里父母兄弟六口人,我是长子,有三个弟弟,双亲都是老实耕作人,家有旱田十亩,地少收低,家里穷苦。

民国二十六年我十六岁,好像是秋天收麦子的时候日本人打来了,听说县城已经沦陷,富户大多举家逃去外地,更多的人扶老携幼逃到我们乡下,整天外面都乱哄哄的。听人说离城近些的许多地都已经无人种管,我一天下午就溜到那些无主地里捡麦穗,望见远近地里有不少零散人尸,有兵,更多是老百姓,都是我们国人,起风吹来,扑面全是臭味。

我吓得从地里气吁吁奔回家不敢再去,村里又来一群从城里“跑反”的人,其中二人自称哥弟俩:老大朱三郝(音),老小朱二海(音)。他们说现在局势吃紧,县里“长淮招募处”正招兵,不白去,人到县上会有收,挨家登门问谁愿意去,我在家穷得受不过,想出去闯闯,辞了父母弟弟,和本村十多人一起,有刘平中、刘平高、刘权桥、刘腾风等,还一个附近刘李庄的李腾仁,都跟着他俩往蒙城县里去。

 

抗战时期普通士兵

走到蚂蚱庙招募处,先前那二人就不见了,兵役处差人围过来把我们全捆了,下命令长官叫于天道,这时才知道受了骗,是被人卖兵了,钱还被那二人拿走了,我们连影子都没看到。蚂蚱庙里已经关了不少人,加上我们该有三、四百,过了十几天,陆陆续续有了千余人,当兵的领头,把壮丁们都带到太和县城,兵少壮丁多看管不过来,每天都少人,白天晚上都有人逃,队伍接着往界首走,那时每天二餐,一餐每人二碗稀饭,不给多食,米都是当兵从附近庄子里百姓、大户家里拿来。

界首那很多地里种烟叶,那就是明晃晃钱,在那住的一夜里至少二百人爬出去,摸到地里拔了烟叶逃,第二天起来,身边只余刘平中,同村其他人全不见了。那些兵有办法啊,每到一地就地捉丁,抓进壮丁队都哭爹喊娘的。

队伍后来到了洛阳,上了火车,一节车厢塞百十个人,首尾车厢车顶有垒着沙袋,上面四、五个兵,架着机枪,车厢里空空的,我们就蹲里面,有人聪明,搬个大块平石头进来坐上面,一列车有二十多节车厢。

一车拉到甘肃兰州,纷纷跳下车,先集合点人数,接着就往部队里补充:这个班进几个,那个排领几人,我被分到四十二军一九一师五七二团一营机枪连二班,师长杨德亮,团长康庄(山东人),营里四个连,三个步兵连和一个机枪连,连长郭军志(音),山西太原人,正牌军校毕业生,连里是一百六十个弟兄,一个连下属九个班,我所在班编十六人,这一次加我一起共补充进六个。

国军使用的马克沁机枪练

接着发军装,我得了单衣、衬衣、棉衣各二件,还有二双草鞋,一双穿一双背身后。开始训练,集合报数、跑步、跳木马、跨高和跳远,这些简单,看着就会,打靶是班里班长老兵教,训练用英制马克沁机枪,我是副射手,开枪一百发子弹能把四十发打到靶子上,那枪能平射也能高射,一个班组要六个人,一个弹带是一百五十发,可以调慢开枪速度,一分钟打一百发。每次射击前都要在前方挖坑作掩体,不用太深,一米二左右,能让人弯下腰就行,我还记得我使用当时枪号是〇八三九一。

我们训练三年多,一天二餐饭,早上八点、下午四点伙夫挑来,馍馍或面条,馍馍每人二个,面条二碗,一周一次肉,期间我随部队调防,到过平凉、天水、岷县等地,后来,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年)四月间,上面命令我们去洛阳打日军,步行了七、八天,不分白天晚上走,赶到龙门口,上去一线就被日本人炸弹炮弹轮流轰打,阵地上黑烟处处,日本人整天进攻,天天睡不成觉,我瞌睡得很,在战壕里就能窝着睡,炮弹落到身边不远人都惊不醒,部队只坚持十多天就顶不住了,死人太多,我们那个连拉上去接防三昼夜,接到命令撤下休整时能喘气只剩五十个人,老乡刘平中也阵亡在那里,败了后部队奉令转进平凉驻防,途中在金家沟(音)还打了一场小规模接触战,接着就没什么战事了。

一天在营房里,连部接到电话,才听完就扯着喉咙喊,日本人投降了,向我们投降了,一下子身边人都沸腾了,连里下令,派厨子伙夫去买牛买,摆席庆祝,一些兵也去帮手,不多时有二个人跑回来报告长官,听人说一个大户家牛多,去到那家,山上地里足有五、六百头,由二十多个长工打理,给足钱都不肯卖,旁人插嘴说那东家原来给日本人当过差的,于是马上奔回来报告,东家是找死啊,长官下令:去,把他毙了。那些长工很滑头,眼见家主被满脸杀气的兵摁倒绑出去,马上就有机灵家仆溜出去,和外面放牛的长工一起把牲口一分赶着就跑路了,我们空欢喜一场,他家那牛还是没吃进嘴,晚上只有猪肉。后来我随部队到了兰州,因为不想当兵自愿回乡,一直务农至今。

附注:

张明才爷爷老伴去世,有一子一女,都以种地为生,现在爷爷身体比较健康,尤喜食肉和鸡蛋,记忆力和听力都还行,口齿清楚,只视力欠佳,因年事已高已失去劳动能力,和儿子儿媳同住,餐食起居都靠儿媳悉心照料,平常出行都需要拐杖。现在每月享受爱心基金会助养金六百元,及少量高龄补贴,女儿、孙辈及亲戚年节都带钱物看望。

在访谈过程中,我受到张明才爷爷儿媳徐荣侠女士盛情接待,得以顺利成本文,并获得蒙城钢丝爱心志愿者协会李迎兰女士、李子阳先生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深表感谢

    阅读下一篇

    二战中, “小男孩”原子弹投放4

    二战期间,很多国家研制出作战性能良好的武器装备。德国的坦克、大炮威力巨大,在战场上有着卓越表现。战场上,最让人难忘的武器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