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中越战争: 解放军战士头颅血糊淋漓依然昂起, 被机枪打170个窟窿!

时间:2019-02-14 14:15:05        来源:

最先冲上山的是副连长孙权,他的肠子都被打出来了,塞回去继续苦战,直到牺牲。他的雕像今天仍然屹立在峰顶。我们缓步走到烈士陵园,几千座坟墓在沉默中爆发。我听得见烈士们的喊杀声。大家都落泪。我在寻找着墓碑上一个个依然熟悉的名字。蓦地,我找到了马占扶和马玉龙。“二马!”我叫道。

马玉龙和马占扶是回民。马玉龙是排长,马占扶是战士作战前几天我才第一次听说他们两个的名字是。我到主攻团采访。政委告诉我:“突击连有‘二马’,两个回回,大马勇敢,是尖刀排排长;小马胆小,是‘夹带人’。”我要求去突击连。团政委简约介绍“二马”的情况:马玉龙父母都是“回民支队”的老战士母亲曾担任过甘肃某县副县长,他自军校毕业,有文化。马占扶是西宁农村人,父早亡,家贫。

那天晚上我呆在突击连队。吃饭的时候,马占福在口袋里放了一罐罐头。马玉龙发现后命令整条线的人集合起来,把马占福逼到死角。然后他命令他出来。他裤子口袋鼓鼓的。马玉龙拿出铁罐扔在地上。马玉龙告诉我,马占福不止一次这样做。他的家庭很穷。他想把这些东西保存起来,战后带给他的母亲。

马玉龙说:“他是一个企业家,他的意识太低了。他平时总是吃得不够。他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妈妈年纪太大了,总是吃不饱。”上床睡觉前,我闻到了骚动的气息。我要出去。士兵们站在空地上观望。马玉龙拦住我,对我说:“下午,教官带了一个信差去攻击连队,中途被潜伏敌人特勤局袭击了。杀死一个人是不够的,但是教老师也是一件大事。现在老师被肢解的尸体刚刚被抬回来。我的心因这残忍的暴行而颤抖。士兵们哭了。马占福带头哭了起来。一声大叫。马玉龙掏出手枪,在空中来回走动。

袭击前一天。我又来了突击连。这个地方静得像个坟墓。士兵们庄严地进进出出。马玉龙说:“从前天接到作战命令的时候,他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我爱上了马玉龙,无言以对。突然,马玉龙站起来说:“妈的,太安静了。”太安静了!”他举起一个贝壳,打碎了桌子和床,打碎了窗户。那些东西哭了,碎了。他的行为立即像瘟疫一样传遍了公司。所有的士兵都开始砸东西,扔保温瓶,还在装东西。

江海的突然而持续的翻覆,结束的是狂欢。各种声音震耳欲聋,是人生的交响曲。宣誓会议后,有两个程序:第一,谁欠了官兵的债,把它记下来,一旦牺牲,就会由组织偿还。2. 写遗嘱。在政务司司长签发的借款单收回后,没有人在上面写一个字。连马占扶也没写。我问马玉龙:“这是真的吗?”他说:“不,国内有很多难缠的战士,但人们不愿意欠国家的钱!”遗嘱大多使用录音机。

半夜,突击连队偷偷搬到山脚下,潜伏起来。马玉龙命令班长躺在马战旁边的草地上。清晨,一枚炮弹击中了马占扶 的藏身之处。马占福受了重伤。谁也不能在对方眼皮底下行动,只能睁大眼睛。马占扶疼得把一颗手榴弹塞进嘴里咬死了。他像一块石头,一动不动。他流了很多血,把周围士兵的衣服都湿透了。后来士兵回忆说:“我就像泡在水里一样。”发起冲锋时,马玉龙第一个跳起来,命令班长:““带着马占扶,上!”马占扶仍一动不动。

班长背着他的皮带。哦,真轻。马占扶被抬起来,下半身被砍断,他已经牺牲了很长时间。马玉龙用锋利的刀将主峰直切一排。这名士兵处于悲剧的高潮。马玉龙在一个秘密地堡前被机关枪打中。整个连队被大火扑灭了。马玉龙抬起血淋淋的头,挣扎着爬上地堡。连长对他所要作的事甚是希奇,就喊着说,一排兵长,不要这样行。马玉龙回过头来,对准地堡机枪枪口,对连长灿烂地笑了笑。微笑像阳光一样驱散黑暗。直到今天,阳光依然灿烂。马玉龙有170个被机枪打穿的洞。战斗结束后,马占扶的尸体被抬了下来。士兵们试图把手榴弹从他嘴里取出来,但取出不来。

部队给烈士家属拍了电报。马玉龙的母亲和未婚妻赶来了。她们到医院冷藏间看望亲人遗体。白被单轻轻揭开,烈士面容如生。未婚妻嘤嘤哭泣。马玉龙母亲一滴泪未掉,突然扬起胳膊,“啪”地扇了儿子一个响亮的耳光,大声说:“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不是说好了你为我送终的么?你怎么走到我前面去了啊!”随即晕了过去。我被深深地憾动了。这个回族太太孱弱的身躯中蕴藏着怎样坚强的精神力量啊!

    阅读下一篇

    为什么中国高铁不走平地,而是宁

    说起高铁,它可是现在我国最便捷最实惠的交通工具了。只要出行人们必选高铁,而且中国的高铁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享有盛名的。甚至不少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