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为买便宜菜乘车一个半小时 一小时买满一周的小菜

时间:2019-01-14 10:18:56        来源:

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才是生活的智慧与本色。

拉着小车去买菜

2018年10月的一个周六,早上6点,七八个拎着购物推车的爷叔在长乐路淡水路坐上了198路首班车。

公交车沿着淮海路行驶,6点10分,当沈志军(化名)在第三站淮海陕西南路上车时,车上的空位已经寥寥无几。走道里摆满了小拉车,有红有蓝,花花绿绿。

虽然这些小拉车的主人多数是到了退休年龄的爷叔,但整个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小学生集体郊游的愉快气息。大家谈论着菜价、房价和最近的新闻热点,打发着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夹在小拉车中间的,还有拎着电动滑板车的代驾师傅,他们送好清晨最后一个“喝高了”的客人后,总算能下班回家了。

一路上下车的乘客们不停变换着,但那些拎着小拉车的人们丝毫不关心到站信息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终点站七宝农贸市场

那里的早市其实天天都有,但许多爷叔习惯周末去采购,一来路上不堵车,二来可以为周末回来吃饭的子女准备好最新鲜的食材。

沈志军一上车,就有人跟他打招呼。他告诉我们,每周六早上,他都会在5点40分准时从家里出来,在襄阳南路永康路的转弯角买好三个肉包子,然后在6点05分之前赶到公交车站台,等候198路首班车,去农贸市场买小菜。

“车上有几个熟面孔,每个礼拜都碰到,辰光长了大家就认得了。”

老沈找位子坐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安放好小拉车。

粗瞄一眼,这辆绿色小拉车普普通通。但仔细看,会发现上面有不少小心思:一根白色的绑带上系着水壶、太阳帽;推车的背面还缝制了一个带拉链的小口袋,老沈把乘车的交通卡放在里面。

老沈从小拉车里掏出肉包,边吃边和车里的熟面孔闲聊几句。

“今朝准备买点啥啦?”“老三样呀,肉、素鸡、小菜。”

老沈今年79岁,从小就生在淮海路的弄堂里。因为父母苏州人,他爱吃苏式汤面,口味偏甜。

“七宝农贸市场里厢,价钿帮市区不好比。比方讲我欢喜吃面,每趟去总归要买切面。市场里切面价钿强(便宜),只要2块8一斤,阿拉屋里厢附近要卖3块5。”

每次去七宝,他都要买足一个礼拜的肉量。“我每趟都让卖肉的帮我切好,肉丝、肉片、肉糜、小排各一大包。回去摆在冰箱里冷冻,炒菜前直接拿出来汰一汰。”

“到市场买好小菜,我还要赶回来'上班'唻。”老沈解释,“上班”的意思是去当“托”,赚一点“外快”。因为长年住在繁华的淮海路一带,老沈朋友多,对“外快”的消息也灵通。

“阿拉老太手机里厢各种各样的群多,啥看房的、排队的,只要有活动,阿拉就去参加。”

比如有新店开业,需要找些人去排队,老沈就会换上笔挺的西装衬衫,穿得山青水绿,到店门口去排上一两个小时。“每趟去,总归好赚个50块或者70块,一个月下来,买小菜的钞票好省下来交关(很多)。”

还有新楼盘开售,老沈夫妻俩也会穿上自己最正式衣服,和其他朋友一起到售楼处去,一本正经和售楼小姐聊天,问一些关于房型、绿化、周边配套方面的情况。“伊拉有免费的咖啡、蛋糕,侬一杯咖啡吃好,售楼小姐还会帮侬再倒一杯。就这样去兜一圈,好赚到100块唻。”

钻到“南昌路、陕西南路”去买实惠

清晨7点10分,首班车开到了终点站,一整车的乘客人手一部购物推车,齐齐穿过涞亭北路,向着七宝农贸市场走去。

走下车的时候,你能看见两块醒目的牌子,分别写着“闵行”与“松江”。这里是两区交界处,在七宝和九亭中间。

跟在小拉车后面,往市场里走上一两百米,经过一个转弯角,突然之间,繁忙喧闹的早市如一副恢弘的超长画卷,在你面前展开。

放眼望去,在市场五路的两侧,最起码有几百个临时摊位。所有你能想到的蔬菜,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各种蔬菜批地摆在路边,像小山一样高高堆起,十分壮观。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萝卜8毛一斤喽。”“空心菜1块一把、1块一把!”

整个市场沉浸在一片火热的买卖气氛中,摊主们不遗余力地推销,在泡沫盒盖上写下广告般的字眼:“超嫩小黄瓜”、“精品菠菜”、“本地南瓜包甜包粉”……

两侧的摊位之间,路被车流、人流挤得几乎没有立脚之地。自行车、电瓶车、三轮车全部混杂在一起,还有随处可见的瓜皮果壳、泡沫箱子。而那些从198路车上下来的爷叔们呢,却顷刻间变得身轻如燕,拉着小拉车,娴熟地在拥挤不堪的马路上快步穿梭。

老沈也不例外,他在忙乱的市场中驾轻就熟地找到了一个卖素鸡的小摊。

“在这里买小菜有窍门的。这条大马路,相当于阿拉淮海路,地段好呀,两边东西肯定贵点。侬要买实惠,就要走到大马路两边伸出去的小马路上,好比是南昌路、陕西南路这些支马路,肯定比大马路要便宜呀。”

小摊上手掌般大的素鸡卖两元一块,老沈买了五块。“阿拉苏州人,最欢喜吃素鸡面,过好油以后,摆点糖、酱油,加水煮一煮,不要太嗲噢。”

“人家讲,我烧菜相当于两级厨师水平。特别是阿拉儿子欢喜吃的,我都相当拿手,比方讲红烧肉、油爆鳝丝。”老沈说,“要吃得好,又要买得新鲜实惠,来这里最合算,一个月起码好省下一千多块。双休日路上又不堵车,不影响白天‘上班’。”

一个专门卖空心菜、鸡毛菜的摊主告诉我们,他们最早是在漕宝路的八号桥批发市场做生意的。后来八号桥批发市场拆了,这里新建了一个大型批发市场,就搬迁过来了。

“我们专门做夜市和早市的生意,每天白天从奉贤菜农那里进货,从晚上10点开始摆摊,一直到早上8点半收摊。晚上买菜的,是开饭店的老板、市区菜场的零售摊。到了早上,就是附近居民来买菜了,还有很多从市区来的人。”

8点以后,早市接近尾声,菜贩们开始降价处理剩下不多的蔬菜,比如萝卜由8角一斤降为5角。

在市场里,肉类、水果批发区的摊位都是固定的,全天营业。老沈在早市买好蔬菜后,又到常去的摊位买了点肉和水果。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购物车已经装得扑扑满。

8点40分,老沈再次回到198路公交车上,满载而归。

驶向海鲜批发市场的公交车

对于住在市中心那些老房子里的上海人来说,这些点到点的公交车,为生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往返车票只需4元,而整整一拉车的菜品,省下的开销远不止这些。

我们选取了几种肉品和菜品进行比价。以肋排为例,七宝农贸市场大多卖23元一斤,而在离淮海路不远的马当菜场,要30元一斤;北面的大沽路菜场则卖28元一斤。要是买5斤肋排,差价就达到二三十元。而蔬菜的价格差就更大了,和市中心菜场相比,在七宝农贸市场的早市中,许多蔬菜品种的价格都要便宜一半以上。

市中心地段寸土寸金,除了肉类蔬菜外,驶向海鲜批发市场的公交车,也成了弄堂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比如从小生长在老西门一带的虞世海,经常在家门口乘220路换813路,到军工路的东方国际水产中心去。

在老西门,许多居民的老家都在宁波。虞世海也不例外,他父母是宁波慈溪人,从小家里的餐桌上就少不了海鲜。虞世海如今70多岁了,吃了一辈子海鲜,口味从来没有变过。

去年老西门的百年老菜场唐家湾菜场关闭前,虞世海常去那里买海鲜、买小菜。这种传统的老城厢菜场虽然看起来有些脏乱,却充满了人情味。街坊邻里、小摊小贩之间,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总能寒暄几句。在嘈杂的市场里挑挑拣拣,每省下一块,爷叔阿姨们的买菜经又丰富了几分。

如今,这样的地方在淮海路、老西门一带几乎快要绝迹了。对虞世海来说,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是一个可以部分替代老菜场的地方。一年四季,他都能找到去水产市场淘宝的理由。比如夏天,他喜欢吃凉拌海蜇丝,到市场买一箱,能吃一个夏天。秋天他会去买大闸蟹、香螺。冬天,就该买青鳗风鳗鲞了。

至于买小菜,在老西门,还可以乘另一条开往浦东的公交线路782,直达成山路的上钢菜市场。这里地段不偏,价格不算太有竞争力,但胜在市场很大,各类蔬菜肉品水产多而全,这让老西门的居民们又有了一个买菜的好去处。

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才是生活的智慧与本色。

    阅读下一篇

    深夜潜伏偷了4台苹果电脑,没想到

    凌晨2点,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灯光忽闪忽暗,一个消瘦的身影突然窜入办公室内……这个诡异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