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汽车 > 正文

读特笔记︱西装男遭遇纹身哥:反“特”运动的背后

时间:2018-09-14 14:28:26        来源:

因水门事件扬名立万的《华盛顿邮报助理总编、“白宫故事”专业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发布新书《恐惧:白宫里特朗普》,通过大量录音访谈为读者呈现了一个“你可能知道但不确信的”白宫乱象。

鲍勃•伍德沃德的新书《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

算起来,这已经是“白宫故事”的第三季了。今年初,专栏作家迈克尔沃尔夫发布新书《烈焰怒火:特朗普的白宫内幕》,该书虽然小有争议且不出预料地被特朗普总统“怒怼”,但一如大家预期,勇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这两位作者的“白宫故事”通过访谈写就,虽具可信性,但仍有“道听途说”之嫌。一个月前,前电视真人秀选手、后来担任白宫助手又被解职的奥马罗萨•纽曼出版《失控:内幕人士眼的特朗普白宫》,以“亲历记”的形式告诉读者一个真实的“白宫故事”。

对于各种版本的白宫故事,特朗普总统照例发推否认、驳斥、威胁起诉作者或出版社,但这于事无补,只会助推“洛阳纸贵”——《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上市前一日,出版社已宣布赶印100万册待售。

三本新书的作者虽然不同,但宗旨类似,大致通过爆料、揭丑“怼”那位不走寻常路的白宫主人。这其实是自特朗普宣布参加总统大选开始衍生、延续至今的反“特”运动续集,它是建制派与反建制派之间的软较量,只要特朗普仍然是白宫的主人,且依然“初衷不改”“任性乱来”,反“特”运动仍将生生不息、如火如荼。

所谓反“特”运动(Anti-Trump)又称“倒特朗普”运动(Dump Trump)或者“永远不选特朗普”(Never Trump)运动,这是部分共和党政要或者著名保守派人物最初致力于阻止特朗普获得共和党全国大会提名,而后阻止特朗普获得总统选举系列努力。

特朗普是一个没有得到共和党“祝福”的候选人,他宣布参选后即遭到很多共和党人的反对。他们之所以不希望特朗普获得提名并赢得大选,主要因为特朗普出格的言行背离了共和党的基本理念。按照反特运动领军人物之一罗姆尼的说法,“这是特朗普主义和共和党主义之争”,而特朗普主义与民粹、种族主义、歧视女性、偏执、排外、粗俗、威胁、暴力密切相关。

2016年3月,罗姆尼在犹他大学表演讲,呼吁选民不要支持特朗普。更多的共和党人则选择通过公开信的方式表达对特朗普的不满。与此同时,100余名共和党外交安全问题专家学者和前政府官员联署公开信反对特朗普,希望以这种方式阻击特朗普的初选势头。一直到共和党全国大会前夕,还有不少共和党人策划如何阻止特朗普获得提名。

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后,反“特”运动开始阻止特朗普当选。2016年8月,50名曾经服务尼克松到小布什等共和党政府,并担任重要外交和安全职务的共和党大佬们联署了一份公开信,称特朗普先生“缺乏担任总统一职的性格、价值观和经验”,“缺少对美国宪法、美国法律、美国体制的起码知识和信仰”。他们认为,特朗普入主白宫将置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福祉于危险境地。9月,75名在过去半个世纪中曾经服务于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的退休职业外交官联署公开信,称特朗普完全无法胜任总统和统帅一职,他们虽然并不能完全认同希拉里,但支持希拉里的竞选。10月,10名曾经负责核弹发射控制军官联署公开信,称特朗普欠缺担任三军司令的经验、气质和判断力,不应将核武发射密码交到他手上。除了联名信,还有一些资深的共和党人选择公开支持希拉里。也有一些人通过网站发起拒绝投票支持特朗普的运动。

在大选阶段,那些反对特朗普的铁杆员仍在探索推出第三候选人的方案,以分流选举人票,最后阻击特朗普的总统之路。更为离奇的是,即使特朗普已经获得大选,反对特朗普的政治精英们仍然尝试予其最后一击:两位选举人曾动员其他选举人不要将选举人票投给特朗普。

特朗普胜选后,这个反“特”运动仍在延续。在特朗普就职之前,就有人主张弹劾特朗普;国会民主党议员曾经发起弹劾动议;特朗普在罗斯问题上的表现、解职中央情报局局长、涉嫌利用政治地位为“特朗普”品牌谋取私利等行为被认为具有“可弹劾的”特征。一些前政府官员或者专家通过拒绝进入特朗普政府的方式表达对特朗普总统的反对,尽管他们因为特朗普竞选期间有过反“特”言行几乎没有机会为特朗普服务。

很多资深共和党人坚决反对特朗普参选、当选和执政,他们既包括超级意识形态化的新保守主义鹰派人物,也包括一些非常温和的共和党人。他们在政治议题上主张并不统一,甚至相互攻讦,但他们却能够摒弃歧见而一致反对特朗普。这是为什么?

首先,多数共和党前政府官员、专家、学者认为特朗普根本不能代表共和党的保守理念。特朗普以共和党身份参选美国总统,但他的理念与传统的共和党迥异,他更像“借壳上市”。“借壳上市”的特朗普并不准备重建共和党,他反对自由贸易攻击媒体、赞美对手、贬损盟友、侮辱邻国,这些乖张的言论或政策主张引发传统共和党人的担忧,他们无法认同特朗普表达的外交安全政策理念。共和党一向主张实力和平,希望同盟做出更多贡献,但从不主张单枪匹马、孤军奋战;在一个变动不居而且日益危险的世界中,放弃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并退守本土也不是共和党期望的政策选项。

第二,反“特”人士认为特朗普总统的言行和政策都不能体现美国价值观。美国一向以“山巅之城”自许,美国人自认为是“上帝的选民”,占据道德高地,高举民主自由、公平正义大旗,以引领世界为己任,以重塑世界为使命。美国国内经过多年发展,建构了自由开放社会环境,国内行民主为其他国家立典范,国外霸权意在“已所欲施与人”。美国在冷战后推广民主、人权,倡导所谓“人权高于主权”,进行“人道主义干预”,其底气均来自美国价值观。特朗普竞选期间、当选后以及执政以来的各种言行,包括就职演说中宣称不谋求他人接受美国的生活方式、强调美国优先,执政后发布禁穆令,减少对其他国家的援助,减少对联合国的支持,退出各种机制、多边协议条约等,均被认为改变乃至颠覆了美国倡导的价值观,让美国未来难有底气继续对他国内政外交颐指气使、说三道四。

第三,特朗普的言行被认为改变了传统的美国外交行为方式。美国自崛起为一流大国迄今,一直信奉西奥多•罗斯福的外交信条:说话温和一些,但要携带一根大棒。在对外政策中,美国偏好有分寸的强硬,通常以“仁慈霸权”的形象示人。如今,特朗普总统的内外政策颇有些“混不吝”的姿态,依仗其他国家难以匹敌的综合实力,动辄施压、威胁、制裁,采取粗糙、粗暴、强硬和对抗的姿态处理与他国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关系。只以“大棒”示人,而无“胡萝卜”交换,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展示出了更多的霸权主义、霸道特色。多数反“特”人士认为,此种做派或在短期内让美国获益,但损害美国长远利益

从2016年风生水起的反“特”运动,到2017年特朗普政府内阁成员中的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麦克马斯特和国务蒂勒森三个“成年人”的软抵抗,再到2018年三本新书的爆料、揭丑,美国的建制派精英和反建制的特朗普总统“互怼”不休。究其根源,一向自信、强大的美国如同一位优雅的“西装男”,大致采取一种有理、有利、有节的方式保护、谋取、扩大美国利益,而今的美国宛如一身横肉、简单粗暴的“纹身哥”,以一种没道理、毫无节制、蛮不在乎的方式保护、索取、扩展美国利益。

建制派仍然希望美国扮演“西装男”,特朗普却演起了大刀乱舞的“纹身哥”,反“特”运动展现出美国对内外环境剧变的焦虑,对自身定位的迷失,共和党和特朗普都在探索美国新的方向。

    阅读下一篇

    送给普京总统的蜀绣纪念品由4名

    《中俄友谊长存》蜀绣。杨树摄当地时间9月12日,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参加“海洋”全俄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