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野史 > 正文

抗战期间, 武汉为啥没有发生南京那样的大屠杀?

时间:2018-10-10 14:18:26        来源:

“停战后,从重庆南京来的老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说,方面决不能容忍攻陷南京时的暴行徐州会战时在某地的暴行,以及第三次长沙作战时的暴行。

“我虽然专门在中国战线活动,但三大事件均无牵连,特别是进入汉口未发生事故,使人欣慰。”

这段话是中国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在二战后的回忆录中所写。

(配图)

事后回忆难免带有夸张和自证清白的倾向,但冈村所说的中国人神共愤的“三大暴行”,确实没有出现在武汉会战之后。

武汉会战是冈村的主攻,战争后期为了跟东久迩宫稔彦王争“功”,做第一支进城的军队,他不惜放弃对第九战区的追击。

10月25日凌晨蒋飞离武汉的同时,汉口近郊已出现冈村宁次的第六师团,3天内,汉口武昌汉阳先后沦陷,冈村了攻陷武汉的第一支军队。

(配图)

进城前,冈村专门到师团巡察,下了6道命令

选一支军纪最好的联队入市区,其他部队一律不许进城,宿营地选择郊外大建筑;

在武汉城区设难民区;

保护汉阳汉口武昌建筑物、庙宇、大学和图书馆等;

每人务须慎戒过去之教训,给租界内各国使馆留下好印象;

武汉是今后日军作战基地,一切建筑禁止破坏;

各部进城不得大肆庆祝,不举行入城仪式,避免激怒当地人。

(配图)

攻占武汉相比攻占南京,日军投入兵力伤亡时间都大得多长得多,然而攻占南京杀戮中国30万人,武汉却没有发生这样的暴行,这成为战后审判冈村宁次时的免刑依据。

如前所说,回忆录难免有自矜自夸自证清白之意,尽管冈村标榜“讨蒋爱民”,下多道命令禁止祸害武汉城,其出发点和最终效果也绝非出自对中国的善意:

(配图)

【1.不屠杀是为了顺利占领武汉】

冈村曾言,我一点不喜欢中国人,特别是反抗我们的老百姓,我也十分憎恨,但这有什么用?杀了他们只会激发他们的抗日决心。

“我们的目的是使他们不帮助敌人,归顺皇军。”

(配图)

【2.不毁坏建筑是为了日后作战】

这点在给第六师团入城前的训话中说得很清楚

武汉作战后,日本穷兵黩武极限,想再往中国调兵几无可能,所以冈村早把武汉视为驻军基地,利用水陆枢纽卡住西南出口

(配图)

【3.禁止暴行为了给外国人看】

南京大屠杀使日本恶贯满盈“誉”满全球,战后华中方面军司令松井石根和第六师团长谷寿夫被免职,取消华中方面军,改组华中派遣军,名字换换,人员换换,给国际社会作作样子,性质不变,侵华。

(冈村宁次)

【4.暴行也并未绝迹】

企图以几道命令改变日军兽行,那是不可能的。

当时中国史料,日军到了武汉便把随营娼妓集合起来,在新联保里、老联保里、六合里等地设“陆军公娼区”“海军公娼区”,“日军在武汉抢掠的我国同胞,事后便送到公娼区……”

冈村虽然以日本陆军刑法治理强奸罪,但因为“必须受害人亲自告发才能受理”,所以此举也是一场个人秀。

回忆录中,冈村承认武汉暴行仍不少,究其原因,是“多数官兵并非现役……社会没有教育好的结果。”

一句话把侵华源头的日本军部和自己总司令的责任推了个干干净净。

======================

文献参考:李德福《侵华恶魔冈村宁次》(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