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约翰斯通家族及其亲友生活,他们在印度的时代,是不完整知识时代

时间:2019-01-14 13:50:18        来源:

在当乔治向阿奇博尔德斯温顿请教一封波斯来信上签名的含义时,后者认为“是‘再见的意思”,不过也许是完了”的意思。“乔治在西佛罗里达期间的开销包括雇佣六名印第安语翻译费用,玛莎福特的租地向北延伸到了印第安译者的领地。大卫韦德的曾为1765年乔克托和切诺基议会法国官员担任翻译,他渴望学会乔克托(“鉴于这门语言的词汇量不大,这件事似乎并不困难”)。在1770年去往印的途,他与一艘在佛得角群岛失事的荷兰印度公司商船上的幸存者相这些幸存者中有“20名德国士兵”,他用德文与他们交谈并将他们带到了东印度公司位于孟买的军队驻地。我们继续往下了解一下吧!

约翰斯通家族及其亲友生活在印度社会变迁时代历史学家吉拉姆侯赛因将这一时期称作“不完整的知识时代”,即不完全的对话时代一—这个时期的英国人只对他们能够用文字记录的事物感兴趣,对“人的性格和性情”则并不怎么关注。然而在约翰早期的帝国生活中欧洲人与印度人几乎同化这恰恰是克莱武所拒斥的一—无论是印度还是欧洲官员的性格特征都是人们关注的对象

约翰在1765年的自我辩护中描述了他与其合伙人(马蒂拉姆)、合伙人的下属、银行家(塞斯)、他为之服务王子(布德旺的王侯),以及他所不信任的王子(孟加拉的行政长官)之间的关系。约翰在与身在印度的英国朋友通信中,对他们所依赖的“当地”官员进行了评价:比哈尔王公的性格(“我完全信任他”),一名英国财政官的性格(“无论他的岳父是什么样的人,我确信他不会和任何阴谋有丝毫瓜葛”)。

说,克莱武的目的就是要“损毁(我的)信誉”,致使“我在所有人眼中变得一约翰在1765年提交给公司的辞职信中文不值”,最终达到“使我在人们心目中彻底丧失地位”的目的。约翰斯通家族对帝国的理解建立在他们对文字力量的认知之上:一封波斯语的信中表达友情的语句、莫比尔攻击性的语言,或者来自彭萨克拉的犀利言语。与此同时,他们作为自己所属信息社会的观察者,对自身的存在也有意识。他们注重词汇的使用:“正义、审慎、节制…这些是多么平庸无奇的词汇啊,”乔治在评价克莱武关于世界之眼的演说时说道。

约翰表达了对东印度公司就1765年发生在加尔各答的事情的“叙述”的质疑:“这番叙述或是为了谋取利益,或是害怕丧失名誉”,马蒂拉姆与亚杰特塞斯各执一词,而雷扎可汗对同一事件先后两次的描述相互矛盾,什么人会接受这种描述?”他们关注公共记录的命运一—是被遗弃在西佛罗里达的马路上还是在格林纳达被害虫侵吉迪恩在韦斯特柯克的出生证明或乔治林赛约翰斯通在彭萨克拉的出生证明表明,他们似乎在伪造和篡改公共和教区记录上十分在行。

以上皆是经济信息来源的渠道和源头。约翰斯通家族生活在一个商业和金融信息极速扩展和传播的时代,这一点无论是在以报纸业为主的大众传媒中还是在“人和商人所主宰的世界”中都是显而易见的,用埃德蒙德伯克对1796年的描述来概括:“信息如闪电般迅速传播。”然而我们很难将约翰斯通家族所收集的信息看作是纯粹政治或经济性的。各种知识在他们的冒险活动中交织在一起:公共的与私人的、经济的与政治的知识。

他们关心自己如何通过继承遗产、在军队的升迁、政府的职务、东印度公司的股份法律诉讼、海军情报,以及预防蔗糖价格的变动而设立的保险从而获益。这个家族是经济发展约翰斯通家族是历史学家眼中“情感信息”方面专家,所谓情感信息即的社会缩影。家庭员或者有亲密关系的人们之间进行交流的信息。不过,他们的交流既包括物品的价格和军队的升迁,也包括健康状况及孩子们的情况。

在约翰斯通家族中,是女孩子们,尤其是贝蒂,在整个家族的信息交流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些信息也包含发生在东、西印度的事务。老约翰斯通在写给威廉的一封长信中,提到了东印度公司的政治、加尔各答红酒的价格、发生在爱丁堡的一起诉讼、约翰在布德旺的职位以及他自己的烦恼“当一个人四分之三的生命以上所有信息都要经由贝地都已经跨进了坟墓,死亡应该近在咫尺了”)之手。

在西欧阿宝看来,詹姆斯写给约翰的信中对可继承的债券和生活的心酸进行了评论给贝蒂的信谈到了“煤炭的外观”;写给吉尔伯特佩特里的信则对炽热的滩进行了谈论,而路易莎将这些信件全部抄写了下来。你们对此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