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国王理查二世曾颁发特许证书承认博福特家族的合法地位

时间:2019-01-14 13:49:51        来源:

欢迎来到青山素青烟。对于理查的登基,没有人比白金汉公爵做出的贡献更大,也没有人从国王那里得到比他更多的赠礼和恩惠。不过,在理查统治的最初三个月内,白金汉公爵就从理查的主要支持者变了他的死敌。白金汉公爵的动机并不清楚,也许他预见到这次篡位的最终结果,要避免成为同谋;也许他为自己的安全担心,难道他自己不是皇族后裔吗?他是博福特家族托马斯伍德斯托克家族的后裔,都是爱德华三世的血脉。

据信,国王理查二世曾颁发特许证书承认博福特家族的合法地位,亨利四世也确认了,证书有一条保留条款,不允许这个家族的人继承王位。但是原始文件上并没有这一规定,它只是在亨利四世统治期间写入的。白金汉公爵因母亲而成了博福特家族的人,他拥有盖有国玺、经议会确认的特许证书原件,上面并没有提及这一禁令。

尽管他谨慎地保守着这一秘密,但他此时一定是把自己看作了潜在的王位索取者了,他也一定感到,如果理查三世也这样看自己,那么他并不比别人更安全。白金汉公爵知道,理查即位的仪式和盛况都无法改变他在人们心中的篡位者形象,白金汉公爵因此十分不安。在他的布雷克诺克城堡里,他开始忧郁地向他的囚徒主教莫顿诉说。莫顿主教是个劝说艺术大师和卓越的政治家,他无疑极大地影响了白金汉公爵。

与此同时,国王理查三世开始了从牛津至英格兰中部的巡游。在每个城市,他都努力给人留下最好的印象,纠正冤案,解决纠纷,施予恩惠,希望受到民众欢迎。然而,在感谢和忠诚的表象背后,他无法摆脱自然围绕着他的那种感觉,人们对他的国王身份有一种没有说出的挑战。

在南方,这种挑战几乎没有任何隐藏。在伦敦、肯特、埃塞克斯以及伦敦附近各郡,反对他的情绪已甚嚣尘上,所有人都在说应该释放两位王子。理查还没有怀疑白金汉公爵有什么强烈不满,其实白金汉在格洛斯特就已与他分道扬镳了。他担心自己王位的安全。

侄子们活着就是给反对他的敌对力量提供了集结的焦点,这样他怎能保住王位?于是我们便看到了此后与理查名字相关的严重罪行。他的利益所在昭然若揭,他的天性残酷无情。可以肯定的是,1483年7月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伦敦塔里那两个无助的孩子。但也有人要我们相信,他们在囚禁中日渐憔悴,没人注意,没人记载,又过了两年,被亨利都铎处死

根据托马斯莫尔的书,理查于七月决定彻底解决对他的太平与君权的威胁。他派了一个名叫约翰格林的特使去给伦敦塔的卫戍长官布拉肯伯里下达命令,让他处死两位王子,但布拉肯伯里拒绝执行。当格林回去报告这一消息时,国王理查三世愤怒地大喊,“我认为最坚定服从我指挥的人却不愿为我做任何事,我还能信任谁?”一个侍从听到这一咆哮,提醒他的主人,理查三世以前的战友詹姆斯蒂雷尔爵士能为他做任何事。

于是,理查三世派蒂雷尔带着授权书去了伦敦塔,让布拉肯伯里将伦敦塔所有的钥匙交给他一夜。蒂雷尔迅即开始执行任务。负责看守王子的四名狱卒中有一个名叫福雷斯特的愿意执行,他与蒂雷尔的仆人戴顿一起下了毒手。趁王子们正在熟睡,这两个杀人犯用枕头使劲压住他们的脸,直到他们窒息而死,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埋在伦敦塔里的某个秘密角落里。有证据表明,这三个谋杀者都得到了国王理查三世的相应回报。据说直到亨利七世统治时期,蒂雷尔因另罪躺在伦敦塔里等待执行死刑时,他才忏悔此事。根据他的交代,加上其他很多旁证,我们才知道这一切。

在查理二世统治时期,通往白塔里小教堂的楼梯于1674年改建时,人们发现一堆碎石下埋着两个年轻小伙子的尸骨,看起来与两位王子的年龄相符。御医对尸骨进行了检查,一些考古学家报告称,他们肯定是爱德华五世和约克公爵的尸骸。

查理二世接受了这一观点,将尸骨重新安葬在威斯敏斯特的亨利七世的小教堂里,并用拉丁文刻了墓志铭,将所有罪责归于他们不忠的叔叔——“王位的篡夺者”。但这并没有阻止各类学者努力为理查三世洗刷罪名,或者仅凭猜测而没有任何证据地将罪名推给亨利七世,其中著名的有贺拉斯沃波尔。不过,在我们当代,一项尸体发掘工作证实了国王查理二世统治时期权威人士的公正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