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台北故宫"将国宝借给日本 媒体:恐沦为"台独"工具

时间:2019-01-14 13:47:04        来源:

心疼!气愤!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一件国宝的遭遇引发网友热议,大家纷纷用上述两个词语描述自己的心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且听小锐慢慢道来。

这件国宝就是颜真卿书写的《祭侄文稿》,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颜真卿《祭侄文稿》(视觉国)

1月16日至2月24日,东京国立博物馆将展出中国台湾日本等地收藏的多件颜真卿名作,展览名为“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

台北故宫博物院为此次展览出借了四件典藏文物,就包括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还有怀素的《自叙帖》等,都是稀世珍品。

一般来说,作为一种交流形式,全世界各大博物馆之间互相出借文物进行展览并不会引起民众的反对。但是这次,情况不一般。

据台媒报道,台北故宫博物院去年11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将出借《祭侄文稿》等展品到日本展览的消息,随后便引发持续争议。

报道称,此话题岛内延烧,主要是由于书画类限展品在台湾都难得露面,老化的纸、绢类纤维极易脆化断裂,如台北故宫博物院保存的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曾于1961年被借至美国国家艺术馆展出,却造严重损伤。因此让这么珍贵的文物漂洋过海,难免让人担心。

除了对展品本身的关切之外,争议的焦点还有两个,一个关乎“合法性”,一个关乎尊严。

首先是“合法性”问题,依照台湾当局规定,文物送出海外展出,需要先经过相关管理部门审批。但台北故宫博物院去年5月就与东京国立博物馆签约,11月才报相关部门审批,可谓“先斩后奏”。

而在东京方面已经大张旗鼓宣传展览时,台北方面却一直对此“秘而不宣”,直到有人在日本看到海报并发出质询,台北故宫博物院才公布消息,更让人对其心态产生怀疑。

▲日本方面制作的展览宣传海报

再说尊严问题。台北故宫博物院悄悄出借国宝,下了血本,换来的是什么?台媒去年年底引述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的说法称,东京方面回馈的展品“还在谈”。

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在日方发布的展览海报上,出借了镇馆之宝的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名字需要“用放大镜才能看见”,而台北故宫博物院方面也接受了此种设计,这被外界视为“自我矮化”。

说到这里,小锐觉得有必要介绍一下《祭侄文稿》的写作背景:安史之乱时,颜真卿的堂兄颜杲卿镇守常山,对叛军英勇作战,阻挡了其南下步伐,但终因寡不敌众而被俘,颜杲卿父子二人因拒不投降被杀,全家三十余口被灭门。

两年后,当颜真卿反攻收复常山后,面对着亲人遗骸写下了这篇悲愤之作。

在网友们看来,这幅字的每一个笔画既讲述着历史,更代表着血泪和气节。就是这样一幅珍宝,如今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手里受了委屈,这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一群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人,凭什么拿着一位中国历史英雄的手稿出去献媚?”一位网友动情地说。

事实上,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从去年7月甫一上任起,就争议不断

在就职典礼当天,陈其南对媒体高调宣扬自己的“台独”主张,大谈特谈如何“把(台北)故宫变成台湾人的故宫”,言辞之中“去中国化”意味明显。

而他上任后没多久又传出消息:台北故宫博物院或将从2020年起闭馆三年整修,期间藏品将迁往位于民进党长期掌控的嘉义县的“台北故宫南院”展出。

此外,在去年举行的台湾地方选举竞选过程中,民进党籍的台中市林佳龙选情告急,情急之下居然想到了借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翠玉白菜来拉抬人气,而同为民进党党员的陈其南也同意了,在安保不完善的情况下,将翠玉白菜送到了台中一个简陋的铁皮屋里展览。

当然,林佳龙后来还是败选了,但眼看着一件件国宝恐沦为“台独”分子操弄政治的工具,怎能不令人痛心?

对此,岛内名嘴黄智贤指出,台北故宫博物院现在在民进党手上,“已为人之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