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世界史 > 正文

任建敏 著《从理学名山到文翰樵山——16世纪西樵山历史变迁研究》

时间:2018-11-08 10:39:43        来源:

 

从理学名山到文翰樵山

作者: 任建敏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16世纪西樵山历史变迁研究

出版年:2012-10

页数:462

定价:40.00元

装帧:平装

丛书:西樵历史文化文献丛书

ISBN:9787549525089

内容简介

梳理了西樵山因四大书院的影响而一跃为闻名遐迩的“理学名山”的过程,探讨了明万历以后,随着四大书院相继衰落,世人眼之西樵山逐渐由“理学名山”向“文翰樵山”过渡的历史,对16世纪西樵山的这一历史变迁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考察人、事、物、时代风云等综合因素.

目录

第一章 正德嘉靖年问的社会与礼仪变迁

第一节 湛、方、霍三公与嘉靖年间的大礼议

一、嘉靖皇帝继位与大礼议

二、霍、湛、方三公的相继出山

第二节 大礼议与珠三角地方宗族建设的兴起

一、嘉靖十五年的夏言上疏

二、珠三角地区的宗族建设

第三节 正德嘉靖年间的毁淫祠运动

一、魏校与广东毁淫祠活动

二、方献夫与毁淫祠

三、霍韬与毁淫祠

四、湛若水与毁淫祠

第四节 正德嘉靖年间的讲学之风与改毁书院

一、书院建设与讲学之风

二、嘉靖年间针对湛若水的改毁书院之令

第二章 西樵山四书院兴修略考

第一节 从烟霞隐居到大科书院

一、烟霞洞的兴建过程

二、烟霞隐居与大科书院的建筑景观

第二节 云谷书院:从云谷田到白沙祠

一、正德年间湛若水的云谷卜筑计划

二、嘉靖年间湛若水对云谷的重新关注

三、云谷书院的建筑景观

第三节 石泉书院:方献夫在西樵山的营建

一、石泉书院的兴建过程

二、石泉书院的建筑景观

三、石泉书院的日常运作情况

第四节 四峰书院与宝峰寺:五百年疑案追探

一、从宝峰寺到四峰书院

二、五百年来霍韬强占宝峰寺故事辨析

三、四峰书院的建筑景观

第三章 应时偕起:湛、方、霍三公与西樵山

第一节 正德嘉靖年间的西樵山地方社会

一、“盗乱不及”与“海岛多故”:西樵山的治安问题

二、西樵山的茶业

三、西樵山的采石与禁采石

第二节 湛、方、霍三家与西樵山

一、霍氏家族产业经营

二、方氏家族与西樵地方社会

三、湛氏家族与地方社会

第三节 湛、方、霍三家的宗族建设

一、霍韬的宗族建设

二、四峰书院与霍氏子弟培养

三、孔边方氏的始祖传说辨疑

四、方献夫时代的宗族建设

五、湛若水晚年的家族事务安排

第四章 湛若水在西樵山的讲学活动

第五章 从“理学名山”到“文翰樵山”

结语

附录一 16世纪西樵山士大夫活动年表

附录二 庞嵩行实考释

附录三 霍与瑕行实考释

附录四 方蕖行实考释

附录五 16世纪明代游记中的西樵山变迁

附录六 宋元明清羊城八景变迁考

附录七 宋元明清羊城八景变迁表

参考文献

后记

从“理学名山”到“文翰樵山”——西樵山的儒家文化

任建敏

刘子秀《西樵游览记》中,有一段话描述了明清时代西樵山的儒学风气:

明洪武初,南园赵伯(正)[贞]隐迹于西樵,与山人及孙仲衍辈各相倡和,西樵风雅,自二先生始。其后讲学诸儒,不废题咏。如送柏山、于盘出山,赠言成帙, 风流儒术,辉映一时。嘉靖末有西樵诗社,霍君勉斋主之,万历间有四峰诗社,霍君益芳主之,诗社兴而讲席微矣。时何子明在白云,方清甫在天湖,皆结词坛,沿 及晚季,才人逸侣辈蜚遁兹坵,梁器圃、彭公吹诸人共号西樵五子,此山中风雅之极盛也。

刘子秀该段文字中的赵伯贞即赵介,南园五先生之一。《明史》有传。南园诗社一般被视为广东诗社之始,其声名远扬,享誉海内。赵介是明代西樵山迎来的第一位 重量级文士,西樵山的文风之兴,与广东诗社的开端历史紧密相连。孙仲衍即孙蕡,亦是南园五先生之一。讲学诸儒,指的就是湛、方、霍诸公,送柏山、于盘出 山,应该是指霍韬所作《樵云出岫送张柏山序》、《送于盘出山序》中所提及的送张希载、甘学二人出山之事。刘子秀认为这段时期是“风流儒术,辉映一时”,风 流指文学,即所谓“文采风流”,儒术指理学,此时的西樵山是理学和文学交相辉映的。至湛、方、霍三公之后,继起者有霍韬之子霍与瑕所主之西樵诗社、霍韬从 孙霍尚守所主之四峰诗社,此外还有何亮在白云洞、方蕖在石泉洞也有词坛,此时则已是“诗社兴而讲席微”,所谓讲席就是指西樵山正德嘉靖年间臻于鼎盛的理学 讲学活动。到了明末清初之际,由于时局的变乱,“才子逸侣”多隐遁于西樵山中,其中梁器圃即梁梿,彭公吹即彭睿壎,都是顺德人,《顺德县志》有传。刘子秀 认为这是“山中风雅之极盛”的时期。

刘子秀的这一段话,很简要的概括了西樵山在有明一代诗文风气的转变历史,抓住了西樵山从理学到文学的变迁大势。而这一变迁大势,恰恰能够与广东在明代的士 风与文风变迁相呼应,西樵山可以说就是明代广东理学与文学兴衰历史的一个缩影。明清鼎革之际西樵山的“山中风雅之极盛”之局,也奠定了清代西樵山,尤其是 白云洞由文人雅士主导经营的基础。《西樵白云洞志》称,乾隆之后的白云洞,“筑湖堤、建书院、辟精舍、结吟坛,弦歌满谷,游屐麇至,己酉以还,最称极 盛”。西樵山白云洞在清代中期的兴修营建,吸引了大量的士子驻足白云洞,或读书其中,或吟咏风月。然而此时白云洞中的诸所书院,所代表的是与明代正德嘉靖 年间西樵山四大书院截然不同的时代精神和风貌。正如张锦芳在《创建白云洞三湖书院碑记》比较明代的大科、云谷、四峰、石泉书院与清代三湖书院的不同:“今 之书院与古异乎?古之为书院也,以讲学,所谈者心性,所重者实践,其流也,或脱略书册,直趋本源,皆谓之理学。今之书院也,以谈艺。穿穴经传,辨正文体, 期于以文载道,是谓辞章之学。”理学名山,至此一变而为文翰樵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