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人物 > 正文

民族迁徙时的蛮族大军: 根本不会害怕汉晋时期的中原军队!

时间:2018-12-06 10:24:18        来源:

尽管曾经在欧洲盛极一时的匈人帝国,并不是东方汉晋历史匈奴人。但总是架不住有人将两者直接对等了,并得出罗马亡于匈奴而汉朝笑到最后的史盲结论。然而,若是汉晋时的军队会遭遇到阿提拉时代的蛮族,可能下场比暮年的罗马帝国更惨。

阿提拉势力最大阶段 超过了汉晋的任何蛮族对手

今人对于公元5世纪的匈人势力,往往将全部焦点都聚焦于阿提拉的个人才华。在有意无意之中,忽略了当时的蛮族军队已经在各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如果说公元1世纪的森林部落,还不能在开阔地上击败阵列完整的罗马军团。那么在公元4-5世纪,这些蛮族部队就已经和当时的罗马军队不相上下了。

匈人帝国军队 本质上以日耳曼人和希腊罗马人为主

尽管阿提拉的作战往往以纯粹的劫掠为主,但他的匈人帝国在技术上却不会忌惮于发起城市围攻战。在公元3-4世纪,罗马人在多瑙河沿线就经常遭遇各类规模的部落入侵。但因为后者往往缺乏围攻大城市的技术和耐心,所以给了罗马人以喘息之际。罗马军队也就进一步被割裂为小股势力,分配到主要城市与乡间堡垒中去,应付这种周而复始的突袭

后期的罗马军队部分都是小编队配置

但在阿提拉的时代,重新整合的蛮族帝国,已经吞并了不少过去文明人口。其中既有在攻伐中掳掠的拉丁人,也有主动从帝国出逃到其境内的流亡者。更有不少具备技术才能的专业人士,因不满罗马的腐败和没落,转头蛮族领袖麾下。加上不少边区城市的投降,为蛮族军队输入了诸多他们过去没有耐心获得的新技巧。他们的士兵不仅开始装备更好的盔甲和武器,也有了自己的舰队工程队伍。若非阿提拉的战略短时与倒行逆施,匈人帝国与众多蛮族势力,可能更早就颠覆了罗马江山。

黑海边的希腊-罗马人口 给了蛮族势力以很大协助

或许有人会说,欧洲本土的蛮族并不是东方匈奴那样的骑兵高手。这话同样错的离谱。作为日耳曼人中非常重要的一支力量,哥特人在2-3世纪就已经迁入了东欧地区,并不错的骑兵部队。在他们生活的周遭地区,还有千年来不断繁衍的斯基泰人、萨马蒂亚-阿兰人等善于马战的游牧势力。在后来的民族迁徙中,经常被打散的日耳曼部落武装,也往往会有游牧部落附庸跟随。他们最远甚至度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北非的迦太基建立起新的王国

入侵北非的汪达尔人也带着游牧民做附庸

就是与这些新势力有显著区别的北方希腊-罗马城市,其军事力量也早已习惯了农牧混合区域的特点,具有不错的骑兵与弓箭手。罗马军队经常招募使用的博斯普鲁斯士兵,就是黑海海岸边的希腊殖民者与迁徙游牧民的混血族群。罗马人自己也在长期同各骑兵强国对抗中,引进、模仿和学习了大量骑兵战技巧。早已不是过去那支靠步兵双脚去追赶轻骑兵的步兵大军。

黑海地区及东欧都是游牧势力频繁出没的地方

相应的,蛮族传统的步兵队伍,也因为武器提升和组织水平进步,有了不输于普通罗马步兵的水准。尤其是在帝国中后期,大量蛮族步兵被招募进入罗马军队服役。当他们重新站在帝国的对立面,也依然是以偏罗马的方式作战。

在步兵作战中 蛮族士兵也丝毫不忌惮罗马人

所以,民族迁徙时代的蛮族入侵者,在大部分技术上都已经不弱于罗马。他们的军队里有模仿晚期军团的步兵,学习自草原游牧民的骑兵。在需要的时候,还有不输给罗马人的舰队和攻城力量。真正将之与罗马做区别的,是对拉丁文的使用和对庞大官僚体系制度的认同。罗马人敢于嘲讽蛮族没文化,却不敢笑谈对手缺乏武力

汉朝面对的匈奴 实力比较有限

远在东方,汉晋帝国就很少遇到有这样水平的对手。早期的汉帝国,面对的匈奴是典型的草原部落联盟这些部落原本并非同一起源,只是在匈奴足够壮大时,才勉强向单于臣服。由于秦汉时期战争与帝国化改造,很多中原人口选择北上逃离故土。这才有了匈奴势力在秦末汉初的突然壮大。在拥有了不少中原遗民和汉初的叛乱军队支持后,匈奴势力对汉朝北境构成了先秦诸侯都不曾体会到的压力。

汉朝与匈奴的最后结局其实是握手言和

当然,随着汉朝对匈奴的持续用兵,暂时将诸如河套等农牧混合区据为己有。匈奴势力在资源配给上出现了重大问题。这就类似罗马帝国的兵锋,一度抵达匈牙利德国南部、达契亚和黑海沿海。既有占据奥尔比斯这样的希腊城市,也有建立科隆这样的新兴殖民地地。

匈奴的每次壮大 都伴随着中原人口的迁徙与逃亡

但随着汉帝国财政崩溃,这类边境地区也很快又丢给了匈奴等蛮族。亦如罗马人在几个世纪里,坐看蛮族势力的逐步南迁。汉帝国同样面对匈奴等游牧民族的持续渗入。类似欧洲的情况,在东亚同样发生过数次。包括大量的人口,因为不堪编户齐民制度的压抑,转而北上投奔蛮族地区。他们为蛮族带去的是更加稳定的农业产出和更加庞大的工匠数量。也是他们,如同黑海等地的希腊-罗马人口一样,帮助蛮族以最快时间掌握了征服文明区域腹地的技巧。

胡化人口成为了汉末与三国的军队武力中坚

很多人会津津乐道于汉末至三国时代的表象记载。比如分裂的地方部队,居然也能在内斗失败之余,击破边境上的蛮族对手。但这些被当时士人称赞为强军的部队,全部来自胡汉混杂区域。他们的士兵,不是归化的胡人,就是胡化程度较高的汉人。这就如同中期罗马帝国的军团,会越来越多募集蛮族士兵是一个原理。帝国后期的混战,则有更多蛮族部队参与。类似的事情,同样在三国与西晋的八王之乱中不断上演。

西晋灭亡的时代 君士坦丁重振了罗马帝国

等到罗马的君士坦丁一世,在今天英国约克郡崛起,带着蛮族部队重建帝国。西晋王朝的都城也被归化已久的南匈奴摧毁。自称汉朝继承人的匈奴首领刘渊,其血统与出生都比被后人强行追认的阿提拉要苗正根红。他的部队也在战术、技术和组织层面,都不属于自诩为文明世界正统的西晋大军。

君士坦丁的时代 中原已经陷入了一片混战

最后从军事层面来看,瓦解罗马帝国的蛮族大军,同样有着让汉晋两朝都吃不消的优势后者在长期的对蛮族作战中,主要对付的是兵种单一的小势力。若遭遇规模达一定级别的对手,就开始显得非常吃力。两汉到西晋,长期依赖地方郡国部队的传统,也与罗马晚期拆散的小规模军队类似。而当刘渊和阿提拉的部众,已经是人员齐整、兵种完备的大规模力量时,罗马与汉晋都发现自己抵抗不住。

蛮族入侵在东西方早期历史上是经常同步上演的

西罗马在行将就木之际,还有沙隆会战这样的最后挽歌。西晋在尚有余力之时,便被对方打的分崩离析。本身就已经非常说明问题。如果不学无术者坚持的匈奴不等式成立,那也就更加说明了汉晋两朝比之罗马的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