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人物 > 正文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 许世友将军下了一道命令, 越政府知道后连夜出逃

时间:2018-11-11 12:21:38        来源:

 

1970年代国际关系错综复杂,在苏支持地方霸权野心的驱使下,越不顾当年国“同志兄弟”的友谊公然在中越边境制造流血事件。面对越的不断挑衅,1979年2月17日,《日报》发表了一篇访问记《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自中越边境的报告》后。时任人民解放参谋长的小平亲自点将许世友将军带兵作战

许世友上将在60年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1979年,威猛不减当年的许世友司令员,壮怀激烈地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云南方向作战先期由杨得志后期由张铚秀指挥;广西方向作战由当时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指挥。

1979年2月17日的黎明,隆隆炮声打破了广西前线的寂静,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了。许世友将军、杨得志将军率领的九个军分别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对越的6个省11个县发起进攻。不到3小时,我不同方向的集团军相继突破各自防线,捷报如雪片般飞来。

1979年3月1日,谅山爆发激战。面对越寇的残忍,许世友将军亲自下令:“对眼前的敌人绝不手软,拂晓攻击开始后,一间房子也不能留”。

当时,我军炮火猛烈轰击越北部省份谅山,30分钟落弹几万发,不到半天,就攻克了包括谅山北市区、南市区以及谅山市以南公里的地方。谅山之战,不可一世的越军王牌”第三师主力基本被歼,我军怒剑出鞘,饮马河内指日可待

 

许世友将军黑虎掏心般的策略重挫了曾让美国人后怕的越军,中国军队一路长驱直入攻破谅山后,继而准备进逼河内。

谅山被攻破的消息传来后,越首都河内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河内政府再不高喊“谅山市坚不可摧”了,他们开始在河内市区要道挖掘工事,准备进行防御作战,并通知各国外代表团,准备适当时机向城外安全地带转移。

我军打下谅山后,越亲华代表黄文欢,甚至都做好了回国主政的准备。当时,许世友也做好了攻克河内的准备。但是,从整个国际形势来看,我们要防备后面有人捅刀子干预,军区方面压力很大,于是,中央军委下令:撤兵!

许将军表示服从命令,但就是迟迟不撤兵,他坚持拖一下,他说:“拱一拱,我再拱一下,吓唬他们一下子!来教训他一下!”许将军看着地图,伸出胡萝卜粗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比画:“全是平原了,坦克大炮正好发挥用场了,不要两小时我就能到河内。”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许世友将军下了一道命令“拱一拱”,越政府知道后连夜出逃。

最后,许将军下令派兵又向前推进了几十公里。越河内政府得知消息后大惊大急,其政府机关连夜纷纷从河内撤出去。接到报告后,许将军哈哈大笑,捋起袖子挥动着他的大粗胳膊说:“越河内政府连夜出逃,吓屁了不是?撤了,屁滚尿流!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