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一队解放军偶遇一老僧,一名战士突然提醒上级:这个人不对劲!

时间:2019-02-07 19:22:01        来源:

 

1950年年初,在国民大陆残余势力的精心策划下,贵州全省发生了大规模土匪暴乱。2月至5月,有31座县城被土匪袭击或一度攻占,2000多名地方干部解放军征粮人员牺牲。其间,全省部分地区交通受阻,群众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形势异常严峻。

贵州土匪以国民党特务为骨干,以境内叛军(国民党正规军起义后又叛变)、惯匪为打手,欺骗和裹挟不明真相的部分农民了股匪。较大的土匪武装有460多股,持枪匪徒有20多万人

土匪暴乱发生后,为了保卫新生政权,二野作战部队迅速集结,开赴剿匪前线当时情况之复杂,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那时,解放军主力正在贵州和广西交界的九万大山地区剿匪,留在地方的部队不多。这就给了土匪以可乘之机——五兵团司令杨勇参谋长潘跃在成都战役结束后返回贵阳,遭到土匪的伏击;解放军47师141团的两个营包括团部,被土匪包围在水城、纳雍之间,激战三昼夜才突围成功,牺牲干部战士200余人……土匪气焰之嚣张,可见一斑

力量对比上看,敌众我寡,而且解放军指战员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正所谓暗箭难防。于是,解放军组织了许多便衣队,扮成土匪或老百姓伺机打击敌人。然而,土匪也不是吃素的,或者假扮成解放军的地方武工队,或者穿上解放军的服装强行征粮、抓丁,伺机袭击地方工作人员。一时间,敌我阵线扑朔迷离、错综复杂、难辨真假。

1951年5月中旬的一个下午,解放军第16军47师141团1营2连在一次剿匪行动中抓获了10名土匪,上级命令2连将俘虏押送到营部审讯。副连长南书山参军比较早,剿匪经验丰富且熟悉地形,就主动请命接下这个任务

傍晚,南书山召集1排开会。做了简短的动员后,他又嘱咐战士们:“这一段山路崎岖,常有土匪出没,押解任务并不轻松。明天解放军指战员乔装押解,大家要做好准备。”

如何乔装不必多说,但怎么押解却成了难题。在大家七嘴八舌的争论中,曾在西南军政大学学习的战士郑代全举手发言:“不如把土匪分成几伙,夹在解放军指战员中间,一旦有敌情,有利于控制局面。”

南书山点点头:“嗯,不愧是喝过墨水的。就这么办了!”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解放军指战员就化装成老百姓,穿上破烂衣服,背着从老乡那里借来的筐,一人拿着一把砍刀,押着10个土匪出发了。

行走在云雾缭绕的山间小路上,看着两边险峻的地形,郑代全心里默念:千万别出什么情况。

走到半山腰,遇到一个老和尚,看上去有50多岁,正沿着小路往山上走。老和尚看到解放军后,站在路边,双手合十,一边念叨着:“善哉,善哉”,一边眯着眼打量解放军指战员。

从老和尚身边经过时,郑代全被他盯得心里有些发毛,便悄悄靠近走在前面的南书山:“东家(隐藏身份的称呼),我觉得那个老和尚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你发现没有,他盯着解放军指战员时不是‘善哉’的眼神,更像是豺狼在寻找猎物。”

南书山听罢猛地转过身,对准备离开的老和尚喊道:“师父,你是哪个庙里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老和尚头也不抬,耷拉着眼皮,手捻佛珠,身子微微前倾,答道:“贫僧姓谢,号隆真,16岁从峨眉山云游至此,一直在梁子那边的大庙里诵经。”

南书山又问道:“你这是去哪里呀?”

“唉,施主有所不知。这几天,土匪猖狂,庙里几个新来的小僧都不敢出来。今天实在熬不过去,贫僧只好亲自到下面村子去化缘……”

南书山突然提高声音打断老和尚的话:“你这布袋里鼓鼓的,是什么东西?拿过来!”

老和尚的脸“刷”地一下白了,然后强装镇定:“贫僧……贫僧能有什么,不过是些干粮和一个化缘的钵……”

这时,南书山亮出手枪直指老和尚,随即转头命令郑代全:“小郑,你带几个人去搜一搜。”

郑代全应声出列,向身边的几个战士一摆手,朝老和尚走过去。老和尚见状,一边高喊“土匪抢劫啦,土匪抢劫啦”,一边把手伸向布袋。

郑代全和几个战士立刻扑上去,将他控制住。经搜查,老和尚的布袋里除了几本经书、两块干粮外,底下还有一把枪管被锯短的冲锋枪和十几发子弹

一番审讯后,“老和尚”垂头丧气地招了。他叫石行云,是“石阡民众救国大队”的上校副大队长,真是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于是,解放军战士们把“老和尚”也捎上,押着俘虏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