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代史 > 正文

雍正王朝中康熙帝为什么对邬思道说“养猫还不就是为了捕鼠”?

时间:2018-10-11 12:21:07        来源:

上一期我们讲了雍正帝登基的当天就回到了雍亲王府,在这里也上演了一场双方心知肚明的暗战。当然最后双方念及旧情,达了一致意见,也算是一方保住名声,一方保住了性命。

相信很多人也有疑问,那就是即使雍正帝杀掉了邬思道,难道其他的人就不知道这个人存在吗?尤其是康熙帝,这么多年,他到底知道不知道老四胤禛府邸的这个军师?

本期话题:雍正王朝康熙帝为什么对邬思道说“养还不就是为了捕鼠”?

一、

邬思道的来历:

邬思道这个人物在史实记载中并没有出现过,除了二月河的《雍正皇帝》,在李岳瑞的笔记小说《春冰室野乘》中也有提到。邬思道是绍兴人,原本是河南巡抚田文镜手下的一个幕僚,因为弹劾年羹尧而闻名于世。并不是小说记载中辅助老四胤禛夺得皇位的人。

在《雍正王朝》中,这个邬思道的来历就交代的比较模糊了,有几处提到过他的身世。

先是年羹尧救出的邬思道,并举荐给老四胤禛,年羹尧也仅仅是说按照老四胤禛的安排找到的邬思道。

在老四胤禛带全家老少拜师之后,两个人有密谈,在这次密谈中可以得出一些信息

老四胤禛背诵的文章就是邬思道十年前写的《士子揭世文》,这篇文章是写于康熙三十八年,这一年的顺天府乡试出现了舞弊案。邬思道就是当年带领四百落榜举人闹事的领头人,因为这件事情影响非常大,不仅江苏巡抚连降两级任用,连这次乡试的主考和副考都受到了牵连。

这也让很多官员对邬思道恨之入骨,最后康熙帝把邬思道下了大狱,这也跟剧中年秋月给他洗脚讲的坐大牢温水治冻伤对的上。而十年后,因为太后去世,所以大赦天下,这才有了年羹尧救出邬思道的事情。

而巧的是年羹尧那一年也参加了这次乡试,后来又参加了会试和殿试,最后高中进士。可以说年羹尧是知道这个人的,老四胤禛也是知道这个人的,不然的话不会派年羹尧去办这件事。

二、

其他人知道邬思道吗?

当年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康熙帝不可能不知道这个人,不光他知道,其他阿哥也知道。

在邬思道被带回到老四胤禛府上以后,他们可是行了正儿八经的汉族拜师礼。这种老师一般情况下会登记在册的,即使各个阿哥府上老师众多,但是都是可以查得到的。

在二月河的原著小说中,老四胤禛南方赈灾回来后,老大胤禔和老三胤祉就登门拜访了,结果就碰到了邬思道。不仅碰到了,老三胤祉是文人嘛,文人都喜欢以诗会友,当然另一方面估计也是想试试邬思道的水平

结果这一试就试出了真本事,让老三胤祉心痒难忍,不断的邀请邬思道有空了去自己府上坐坐,末了还提了一句自己府上文人墨客多了去了,大家可以一起耍耍。

老四胤禛一看要坏事,马上就下了逐客令,半推半攘的就把二位哥哥送出府了。

而老三胤祉说的:

“果然名下无虚,当年左玉兴、赵泰明真的是屈了你!”

也可看出,邬思道的往事,作为文人的老三胤祉是清清楚楚的,这个左玉兴和赵泰明估计就是当年的主副考官。

老大和老三都见过邬思道了,人多嘴杂,况且堂堂的雍亲王府的老师,我想其他人应该也都知道的。

三、

那么康熙帝知道邬思道在雍亲王府吗?

康熙帝也是知道的,我们暂且抛开原著小说不讲,单说说剧中的几个细节便可分析出来:

比如第一个细节,就是刑部冤案一事,本来老四胤禛要主审的,结果一晚上的时候就弄出了一身病,前后矛盾太大了,不由得让康熙帝怀疑。虽然当时康熙帝不高兴,但是事后一想,自己才解过这个闷儿来,也就断定老四胤禛必然有高人背后指点。

如果一开始老四胤禛还没有入康熙帝的法眼,那时自然也不关心他府上都有谁。等到老四胤禛真正入了自己法眼以后,康熙帝反而释怀了,毕竟老四胤禛被自己灌输了“孤臣”思想,身边没有个得力的谋士,也是不行的。

尤其是热河狩猎一事,敏锐的康熙帝自然就猜到了弘历的言行是受到了老师的指点,康熙帝想知道每个阿哥府上都有谁太容易不过了,所以也必然知道邬思道的存在。

但是,也正出于这个考虑,邬思道毕竟教的东西多少带点阴暗,不够光明正大。出于这种考虑,康熙帝决定自己亲自教弘历,也就等于变相的把弘历从邬思道那里夺了过来。

所以,当康熙帝当“大马”让弘历骑的时候,当康熙帝跟弘历在雪地里打雪仗的时候,当康熙帝手把手教弘历写字的时候,怎么可能不问他以前的老师是谁?

而且康熙帝知道户部欠款一案的三个有不还的人;康熙帝知道雍亲王府弘时生病而叫去的太医;康熙帝知道老八胤禩府上去了一个道士;康熙帝知道的事情多着呢,连太子胤礽都抱怨说自己见到康熙帝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他会不知道老四胤禛的府上有一个待了十多年的邬思道?

即使康熙帝不是自己主动查到的,老四胤禛也必然会向康熙帝汇报的,毕竟邬思道曾经是朝廷重犯,自己不汇报,以老八胤禩的间谍能力,捅出来,也不是那么好向康熙帝解释的。

四、

其实康熙帝见过邬思道:

康熙五十六年的时候,有一次康熙帝出宫走走,就到了雍亲王府,此时的老四胤禛和邬思道正在读李卫写给他们的信。这个情节在剧中是有体现的,当时邬思道和老四胤禛还有年秋月是笑得前仰后合。

在原著中是康熙帝读完李卫的信,笑的是前仰后合,不小心打翻了茶杯。随同康熙帝一起去的还有方苞,他笑话李卫读书少,结果邬思道替李卫解围,说他的文章稍加润色就是优质好文。

后来康熙帝给邬思道出了一道题,让用“九,韭,酒”为韵作诗,邬思道作了一首诗:

“照猫画虎十八九,吃尽鱼虾不吃韭。只为捕鼠太猖狂,蹬翻案头一瓶酒!”

这句话其实非常有意思,表面上是写李卫,其实是把李卫当成了猫,类似于现代人讲的“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结果由于逮老鼠太过用力,打翻了一瓶酒,也是暗指康熙帝,就不要笑话李卫了,他是做实事的好官。

而康熙帝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

“养猫还不就是为了捕鼠?”

这句话的意味可就大了去了,表面上是暗指培养李卫,让他做好官。其实还有两个暗指,一个是指邬思道,老四胤禛养着一个邬思道,目的还不是为了皇位。

另一个暗指则是指老四胤禛,朕培养了这么多儿子,还不是为了保障大清?

再说白一点,到了康熙五十六年了,太子胤礽早就废了,老八胤禩也早被康熙帝否决了,剩下的只有老四胤禛符合皇位了。这句话一说,就等同于早早的就告诉老四胤禛了,你好好准备捕鼠吧!

从这次康熙帝跟邬思道见面毫无惊讶之情来看,康熙帝早就知道邬思道了,当初老四胤禛去寻找邬思道,说不定就是康熙帝给出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