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内战 > 正文

史上死得最悲惨的帝王,年仅16岁,就被凌迟1003刀毙命

时间:2018-12-07 16:37:27        来源:

 

时候,人的命运很难猜测,有的人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有时候却又是天注定。例如我们今天介绍的主角洪天贵福,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和他的娘娘赖莲英的儿子,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天王。就在他九岁的时候,洪秀全就给他娶了四个老婆,试想,这样的生活,不说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总没有问题。然而,有时候命运很难揣测,后来太平天国由盛而衰。

同治二年(1863年),曾国藩湘军包围了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南京),忠王李秀劝天王洪秀全随自己外逃,洪秀全不从。

天京粮食短缺,朝廷商议由侍王李世贤率部兵分四路,前往江西寻找食物,等待秋天粮食成熟,再北回解救天京之围。

曾国藩(1811年11月26日-1872年3月12日)

晚清兴四大名臣之一

这年阴历四月某日(1863年6月1日)饥饿与内忧外患使洪秀全虚弱的身体抵抗不住了,年仅五十二岁散手人寰。

李秀成的供词中称“天王斯时焦急,日日烦躁,即以四月二十七日服毒而亡。

群臣秘不发丧,商议由老天王十六岁的长子洪天贵福继位,称为幼天王。

李秀成(1823~1864年8月7日)太平天国著名将领

外出收集粮食的计划不仅泡汤,还损兵折将大半,天京空虚,败相显露。

六月十六日(7月19日),湘军攻破天京城,忠王李秀成将自己的良马让给幼天王,开始突围企图外逃,混战中,李秀成与幼天王失散,很快,寡不敌众被俘

尊王刘庆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幼天王等成功逃亡。

幼天王洪天贵福一行人马逃至安徽广德,正在湖州的干王洪仁轩得知消息,前往觐见幼天王,汇集了十二三万的兵力

众人商议,决定前往江西抚州、建昌,与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等汇合。

七月,队伍出发不久,残余太平军的精神支柱堵王黄文金中炮负伤不久猝亡,太平军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洪天贵福(1849年11月23日-1864年11月18日)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长子

行至湖坊(南昌市青山湖区湖坊镇),遭遇重创,士兵伤亡惨重,誉王李瑞被擒,宗王谭乾元等倒戈。

太平军残部一路逃窜,来到石城杨家牌,仅剩下八千人。夜半时分,清军席宝田部偷袭,饥饿困乏的士兵猝不及防,四散而逃。洪天贵福与洪仁轩等人失散,跌落进一个大坑中,逃过一劫。

喊杀声远去了,洪天贵福趁机爬上来,躲进深山。据他自己的交代材料称:他在山中整整饿了四天后,发现一个白衣无须的老人过来,送给他一块饼,忽然就消失了。

靠着这块饼,又坚持了两天,白衣老人不再出现,饿得实在挺不住,只好下山。

下山后的洪天贵福来到一户唐姓人家,他谎称是湖北人,姓张,流浪到这里。

唐姓人家好心收留了他,让他帮助“割禾”供其食宿。

从小生在福窝中的洪天贵福,哪里吃得了这份辛苦,仅仅干了四天就不告而辞了。

已经剪掉了头发的洪天贵福也不知往哪里去,就毫无目的在路上走。湘军将领席宝田的幕僚唐家桐带人搜山,将洪天贵福抓获,被押送到步兵营,身份暴露。

唐家桐对洪天贵福进行了诱供,涉世未深的洪天贵福对唐家桐反倒极其信任

洪天贵福自幼生在深宫,哪里是老狐狸唐家桐的对手

洪天贵福把他当成了救命的稻草,起初称呼其为“老爷”后又改称“哥哥”,“我先是幼天王,今是跟老爷的人,我做唐老爷的弟弟

我年轻,道理我有些不晓,望大人老爷怜我年幼,莫怪我,今蒙唐老爷待我甚好,我就放心了。

”洪天贵福还饶有兴致给“唐老爷哥哥”写了两首打油诗:“老爷见识高,世世辅清朝.文臣兼武将英雄盖世豪。”另一首更是令人哭笑不得,还将太平天国的人贬称为“长毛”——“跟着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

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

自被俘之后,洪天贵福相继在席宝田大营、押解途中和南昌留下了多份亲笔自述、诗句和口供。除了提供了一些珍贵史料外,其表现出的懦弱无知和卑躬屈膝足以令人目瞪口呆。

在江西巡抚衙门受审时,洪天贵福将太平天国的事情统统推在洪秀全和洪仁玕、李秀成等人头上:“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基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并借机表达了自己愿作大清顺民的殷切希望:“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到湖南读书,想进秀才的。是实。”

这里提到的唐老爷名叫唐家桐,湖南人奉命押解洪天贵福到南昌。显然在押解过程中,唐家桐对洪天贵福诱之以利、动之以情,哄骗洪天贵福乖乖招供。洪天贵福不过是一个从没出过大门的无知少年,哪里能是唐家桐的对手,他将唐家桐视作可信赖可依靠之人,于是唐家桐变成了他的“老爷”和“哥哥”:“我先是幼天王,今是跟老爷的人。我做唐老爷弟弟。我年轻,道理我有些不晓,望大人老爷怜我年幼,莫怪我。今蒙唐老爷待我甚好,我就放心了。”

不仅如此,洪天贵福还给唐家桐写过几首打油诗,其中一首写道:“老爷识见高,世世辅清朝。文臣兼武将,英雄盖世豪。”另有一首稍长些,内容却也更为荒唐可笑:“跟到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如今跟到唐哥哥,惟有尽弟道恭和。多感哥哥厚恩德,喜谢哥恩再三多。”

与其说洪天贵福做的是美梦,还不如说是一个残梦。清政F自然不会放过洪天贵福,哪怕他能力再低下,再卑躬屈膝。江西巡抚沈葆桢便说道:“洪福填(清政F把洪天贵福的名字误传为洪福填)黄口小儿,无足介意,惟洪秀全窃号十有余岁,流毒十有余省,遗孽犹在,则神奸巨憝倚其名号,足以挥召群凶。”

在1864年的一个早上,年仅16岁的洪天贵福就被清军绑上牛车,四根长钉将他的四肢与牛车上的木桩钉在了一起,惨叫声叫了一路,一直到菜市口。而等待他的就是凌迟。据史书记载,当时负责凌迟的主要有两个刽子手,他们两个人每割十刀的时候都要喊一声“罪该致死”,先是从脸,鼻子开始,一直到腿部,从早上持续到晚上,只是中午的时候喂了点小米粥以防早死。据不完全统计,洪天贵福一共被割了1000多刀,才让他死去。其惨叫声叫的人心惶惶。至于被割下的肉也都被人买去了。

古代,有一个说法,命根子及眼睛据说可入药,于是洪天贵福的这些东西一早就被人高价订走了,至于他的骨架则抛尸荒野,任由野狗飞禽吃掉。纵观历史,历代被杀的帝王不在少数,但是像洪天贵福这样,年仅16岁就被凌迟一千多到处死,史上只有这一个,可怜的孩子,还想着20岁的时候娶妻生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