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孙中山独子, 年少时意气风发, 晚年竟颠沛流离

时间:2018-09-13 14:18:54        来源:

孙科很幸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要在历史留下名字,只因他是孙中山的独子。他年纪轻轻就三次出任广州市长,是城市规划的先驱,后来担任国民政府行政院立法院、考试院三院院长,民国历史仅此一人,“国父哲嗣”这名号,不是盖的。

孙科也不幸,虽然拥有显赫的身份,可和同时代的其他大人物相比较,他就平平,高华先生还评价其“以政治态度善变而著称”,国民大革命期间,一会儿左派,一会儿右派,变脸比谁都快,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此一时反蒋,彼一时拥蒋,不过转念一想。

纵观孙科一生,历史的许多节点,都有他的身影,或许,他并非一个无奈的看客。

▲孙中山与19岁的孙科。

1

孙科出生于1891年,他的母亲是孙中山的原配夫人卢慕贞,这位女子出身书香门第,为人贤惠善良,19岁时嫁给孙中山为妻。但是,孙中山却辜负了她。

孙中山生性风流,在革命道路上邂逅了几段恋情,而与他交往的女子,无一例外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1915年,孙中山为迎娶22岁的宋庆龄,断然与卢慕贞离婚

由于孙中山一直被清政府通缉,夫妻俩聚少离多,卢慕贞为避祸,携儿女飘洋过海,到夏威夷檀香山投靠孙中山的哥哥孙眉。卢慕贞任劳任怨,每次孙中山回来,她都会亲自为他缝制新衣服和鞋袜,将家庭操持得有条有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幼小的孙科有一位为救亡图存奔走的英雄父亲,却长时间缺乏父爱。

伯父经营的牧场周围,人烟稀少,孙科找不到玩伴,没事儿就去逗牲口玩,六七岁就自己学会了骑马。身边没有马鞍和缰辔,他就在马颈上套上绳子,一跃而上,一次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磕了满头包,为免大人们担心,还忍住疼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会给自己找乐子,同时也体会着别样的辛酸。

孙科年幼时对父亲最深刻的记忆,是孙中山对其教育的关怀。有一次,孙中山从英国回来,带给孙科100多本英文版名著,命他时时勤读。孙科本人说:“我的英文修养,可说都在那时打下了基础。”革命家的小孩,也是有作业的啊。

▲孙科书法作品,“养浩然气,读有用书”是其一生信条。

后来,孙眉不幸破产,17岁的孙科失去接济,只能半工半读,在檀香山圣路易士学院继续学业。年未弱冠,他就在孙中山支持下,加入同盟会。业余时间,孙科为同盟会刊物《自由新报》、《大声周刊》做编辑,所写文章多是扬州十日、文字狱等煽动民族情绪的题材,借此唤醒海外华侨的革命意识

孙科年纪轻轻就奋斗在革命事业的第一线,成为一名正义的“键盘侠“,日后国民政府中若有人对他这位前辈不敬,他都会傲气地宣称,自己是“天生的民党员”,当年我在檀香山码字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2

辛亥革命后,局势未明,百废待兴,孙科为提升个人素质,和妹妹孙娫、孙婉赴美留学。他们兄妹的留学经费还是袁世凯帮忙出的。

1912年,孙科在蒋梦麟和傅兰雅的关照下,考入大名鼎鼎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该校获得贝尔奖的校友人数,排名世界第三,是当之无愧的一流名校。在大学期间,孙科主修文科,还选修了铁路、法学和银行学等相关课程,希望多学点儿实用的本领,将来为国家富强尽一份心力。

话说孙中山父子俩,都对铁路情有独钟。在孙中山眼里,铁路建设是民生主义的重要部分,他甚至有这样的豪言壮语:“中华之地五倍于美。苟能造铁道三百五十万里,即可成全球第一之强国。”1912年9月,他还曾短暂担任全国铁路督办一职,可惜瞎忙活了一阵子后,徒劳无功。

孙科继承了父亲对铁路的执着,后来任铁道部部长时,提出五十年内建造10万英里铁路的计划,并借用外资,以庚款和关税为建设资金,为中国勾画了一幅铁路建设蓝图,在他的规划下,上世纪30年代,中国铁路建设到达一个高潮,因国家动荡,才逐渐陷入停滞。

本科修完文学学士后,孙科又到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在美期间,他与陈淑英结婚,长子孙治平、次子孙治强先后出生,一家人领着一份公费,挤在一间小房子里,生活拮据。

▲孙科夫妇及其子女

这段时间,孙科还兼任留美学生会会长,继续宣传中国革命活动,并应邀参加一些演讲,主办方招待吃饭,还会提供少量酬金,虽然微不足道,但对孙科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学生时代的孙科,简直是“领居家的孩子”般的存在,身兼数职,学习优异,在生活中仿佛有无限的精力。反观现在年轻人,啥事没干都嫌累,同样是90后,孙科当为表率。

3

1917年,学业有成的孙科离开美国,满怀抱负,重回广州,正值孙中山组建护法军政府。青年才俊,风华正茂,孙科的人生才刚刚起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名人也各有各的活法,玩世不恭的王思聪可以客串电竞选手马云可以在最辉煌的时候激流勇退,而27岁的孙科面对诸多道路,选择追随父亲的脚步,到广州大元帅府当秘书正式开始他的政坛生涯。

1921年,广州改制为市。陈炯明主张“粤人治粤”,在他的支持下,由孙科负责草拟《广州市暂行条例》,并出任首任市长。1921至1926年,孙科先后三次与广州市长这一职位结缘。

孙科第一次有了独当一面的机会,在他的规划下,广州正式划定市区范围和城市人口,旧属番禺、南海两县的广州城区,被合并为一个新广州。

孙科还制定市政机构,使广州政府办事有条不紊。市政厅下,设公安、工务、财政、教育、卫生、公用六局。其中,“公安”和“公用”两局为孙科首创,“公安”主管警察、消防,“公用”主管交通、水电,如此分工协作,为其他城市提供借鉴。

▲民国时期的广州。

广州这座名扬四海的古城,在意气风发的孙市长手中,绽放着前所未有的青春活力。

孙科曾自豪地说,那时“环顾国中,规模略备者,实自我广州始;自斯而后,市政一语风靡南北,研究试验者日渐盛。”周兴樑教授也认为,中国近代城市制度的开创者,非孙科莫属。

年少成名的孙科,脾气暴,不好惹。孙科在广州市长任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

1923年,孙中山让胡汉民以大元帅的名义到广州市政厅提款50万大洋,以发动滇、桂军攻打老对手陈炯明。

胡汉民让侍卫副官张猛亲持手令,前往市政厅提款。孙科一看这数字,天价啊,好比杭州小吴去理发,忍不住埋怨:“我不会造,哪有这么多钱?”张猛名字虽猛,人却很怂,两手空空回去复命。

军费没筹到,孙中山急了,向胡汉民询问情况,得知是孙科胡闹。胡汉民和孙科当面对质后,大吵一架,互不相让。孙中山怒不可遏,对孙科厉声斥责,按捺不住,差点儿要动手揍他,还好旁人拦住。

团队成员间最重要的到底是和衷共济,孙科年轻气盛,这次,孙中山就不跟儿子计较了,写信告诉他,要以大局为重,与同仁们“务要一心一德,共维危局”。孙科这才认错,不过,钱还是得出。

4

到了国民大革命时期(1924年5月—1927年4月),孙科的“少爷脾气”又犯了。

当时,在国民党广州党部,一个名为“南堤俱乐部”的“太子派”,以孙科为中心,公然反对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一点儿都不让孙中山省心。

1925年3月,孙中山临终前,孙科和汪精卫等人在侧。孙中山问儿子,还有没有什么话想说,孙科悲痛不已,无语凝噎。多年来一直分居两地的父子,这一刻,万千真情,如鲠在喉,难以倾诉。

壮志未酬的孙中山,留下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嘱咐,溘然长逝。对于儿女们的未来,他并不担忧,只在遗嘱中写道:“余之儿女,已成长,能自立,望各自爱,以继余志。”

多年以后,孙科想起父亲生前一直挂念的三民主义和建国工作未能实现,不禁悲叹:“不孝如科,继志述事,两皆未逮,衷心惭恧,无日释怀”。

▲孙中山家族世系表。

但,当时的孙科显然还无法体会孙中山的良苦用心。

孙中山去世后,国.共.合作表面上气氛热烈,实际上暗流涌动。1925年11月23日,以谢持、邹鲁等为代表的“西山会议派”,在北京擅自召开国民党一届四中全会,身在上海的孙科与西山会议派遥相呼应,成立孙文主义学会上海分会。

当年12月,陈独秀亲赴上海,与孙科会面,力劝他回广州。第二年的国民党二大上,周恩来和鲍罗廷等本来打算公开开除孙科的党籍,碍于其是孙中山之子,还是要尽量拉拢,才未能实行。

让人意外的是,随着1926年,广州政府迁往武汉,北伐军势如破竹,孙科的立场突然180度大转变,转向“左派”,表明拥护三大政策。

实际上,孙科本人并不反对联俄和扶助农工。对苏联,孙科是支持的。1917年留学美国期间,他和朋友合办了《民气报》,在“国际问题”部分,他经常会翻译当时有关俄国十月革命的新闻发表,认为“其中许多消息,颇能激励人心”。

抗战期间,孙科还为争取苏联四处奔走,从1932年中苏恢复邦交,到1945年苏联出兵东北,孙科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复旦大学进行演讲时,他宣称“全世界各国,最初同情中国抗战的是苏联”。

针对农工阶级,孙科则说,如果不扶助这“三万万多的农民和工人”,“那一定又再重蹈前次辛亥革命的覆辙”。那时的他,转眼间成为了陈独秀眼中“真正的革命领袖”。

然而,好景不长,第二年“四·一二”之后,三大政策逐渐成泡影。宁汉合流前夕,孙科再次倾向右派,之前的主张一笔勾销。三年间,他立场几度更换,将投机进行到底,国父之子在风云变幻的大时代面前,始终没有坚定立场。

5

立场多变是孙科一生中的重要标签,这也体现在其与蒋介石的关系上。

1927年4月,蒋介石搞事情的时候,孙科还高喊,“必须打倒蒋介石,打倒了蒋介石局势才能好转”,和老蒋势同水火。第二年,就跟着胡汉民一起,投靠南京国民政府,与蒋介石合作。

可是来到南京后,孙科表示本宝宝不开心了,说自己以前在广州、武汉时的“精神兴奋、愉快无限的精神完全消失”,现在“凡事皆苟且敷衍”,整天“无聊倦思”。蒋介石的执政理念与孙科等人“以党治国”的原则格格不入,在孙、胡等人心中,蒋介石是假党治而行独裁。

双方矛盾在1931年达到高潮,这一年,因为约法问题,蒋介石下令将时任立法院院长的胡汉民软禁在南京汤山。

事件发生后,古应芬、陈济棠等政要先后通电反蒋。蒋介石派吴稚晖去上海的孙科寓所洽谈,想请他帮忙调停,结果孙科借故“上厕所”,从后门溜出去,直奔码头,乘船到香港和许崇智、白崇禧等商讨两广形势,组织起广州国民政府,和南京的老蒋对着干,史称“宁粤分裂”。

▲广州国民政府部分骨干:伍朝枢、汪精卫、李文范、孙科、陈友仁、邹鲁

孙科疾呼:“蒋介石是个疫鼠,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将其铲除。”两广的反蒋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蒋介石慌慌哒,被迫第二次下野。孙科一跃而成为新政府的行政院院长,不曾想,蒋介石留下宋子文从中牵制,孙科难以应付财政问题,很快就辞职。办啥事儿,都离不开钱这玩意儿。

孙科内阁是国民政府史上最短命的内阁,只维持了24天,此次反蒋,孙科什么也没捞着。

孙、蒋二人的争执还没完,1933年,孙科出任立法院院长,主持宪法起草,提出实行内阁制,蒋介石坚持总统制,于是你写一处,我改一处,展开拉锯战,愣是把孙科的宪法草案改得面目全非。两个人都有点儿傲娇,满屏幕的CP感。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利益。1948年,孙科竞选副总统时,蒋介石却坚定地与他站在同一阵线,一起对付李宗仁

谁知,孙科这次竞选,竟因为一位女子,出了差错。

6

孙科继承了孙中山的风流,情史丰富,不下其父。

年轻时,孙科与陈淑英结婚,夫妇俩在美半工半读,养育儿子,共度患难。

1932年,孙科在上海认识了交际花严蔼娟,后者做了他的私人秘书,两人未婚同居,长达4年。

1935 年,严蔼娟正身怀六甲,孙科却在此时邂逅了名媛蓝妮。为了迎娶蓝妮,他将严蔼娟无情抛弃。

蓝妮祖籍云南,出生于苗族的没落世家,年轻貌美气质佳,不乏追求者。孙科与她相识后,展开了热烈的追求,蓝妮也真心地爱上了孙科,两人很快结为夫妻。国父之子与苗王之女,不失为天作之合,蓝妮让步入中年的孙公子重新品尝到爱情的甜蜜。

▲孙科与蓝妮。

为了表明自己与蓝妮的感情真挚,永不分离,孙科亲笔给她写了一张字据:

“我只有元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

但是,在1948年的副总统选举中,蓝妮却被孙科的对手们利用,成为孙科的绊脚石。

事情起因是《救国日报》刊登的一篇报道,报道中称抗战胜利后,中央信托局曾没收蓝妮的一批德国进口颜料,作为敌伪财产处理,可孙科却公开说,这批颜料为“敝眷”蓝妮所有,要求发还。

这篇报道对孙科的选举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孙科最后在竞选中败给李宗仁。

整个事件中,孙科没有为蓝妮公开辩解,反而为了推卸责任,对其冷眼相待,倔强的蓝妮愤而与孙科分手,感情炽烈的两人从此形同陌路。

蓝妮后来流落海外,还一直保留着孙科当初为她写的字据,终生以孙夫人自居,1986年,回国定居,邓颖超见到她,称呼她为“孙太太”,她高兴得合不拢嘴。

7

其实这副总统,孙科不当也罢,1949年的春天,局势已然明朗。

孙科黯然来到香港,在这里留居两年。他身心俱疲,对政治早已漠不关心。然而,每天仍有流寓在港的国民党人员前来拜访,甚至向他借钱,孙科每次以10元港币打发他们离开,后来由于来客络绎不绝,不得已改成5元。他自身难保,只能略尽绵薄之力。

多年劳顿的孙科心累了。一天,孙科与楼桐荪共餐,临分别时,孙科突然对这位老部下说:“君将赴台,为国努力,我病无关紧要;但不就当出国疗养。君知国父年六十而逝。我今年不亦六十了吗?”足见其心如死灰。

1952年,在游历欧洲之后,孙科携家人来到美国。和年少时一样,由于孙科不善敛财,没有积蓄,在美期间穷困潦倒,有一段时间只吃得起番薯。孙科一家平日只能省吃俭用,一切自己动手,由夫人陈淑英负责烹饪,孙科则负责打扫,每天读书看报,过着平凡老人退休生活。

晚年孙科与夫人陈淑英。

就在孙科过着清苦的生活时,大陆台湾都向其抛出橄榄枝。

1961年,孙科庆祝七十寿辰,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受邀而来,知道蒋介石派人来与孙科联系。她就在宴会上说,台湾我是不能去的,尽管我在美国住得孤单,但也不能去凑蒋某人的热闹。我与蒋某人有国难家仇,国难是我的东北老家就丢在他手上,家仇是我丈夫汉卿被他扣押了几十年。我和孙先生不同,我去台湾就要被人耻笑,说我于凤至没骨气。

于凤至这番话是故意说给孙科听的,毕竟孙科与蒋介石的恩怨可一点儿不比于凤至小。难道还要去台湾,捧蒋介石的场吗?当然,于凤至在美国炒股是一把好手,不愁吃不愁穿。

1965年,几度踌躇之后,孙科还是决定去台湾。

蒋介石大喜过望,组织人群夹道欢迎,并当即拍板,让孙科做“考试院院长”,这一闲职,正好让他颐养天年。年过七旬的孙科不禁潸然泪下。

两人终于冰释前嫌,1966年,蒋介石寿辰时,孙科撰文为其祝寿,称赞蒋介石“继承国父的遗志,完成不竟的事业”。不过,这番话,真不知是褒是贬?

▲1970年,孙科在美国加州大学演讲。

年逾古稀的孙科在台湾渡过了最后八年漂泊岁月,1973年9月13日下午,于台北荣民总医院病逝。

孙科是国父之子,又曾是蒋介石的老对手,却在垂暮之年还愿屈尊来台。蒋介石自然忍不住夸,他特颁治丧令,为其举行了隆重葬礼,评价孙科为:

“革命元勋,器量恢宏,才识远大,力行三民主义,学术造诣渊深…功在国家,声驰环宇。”

纵观孙科的一生,始于漂泊,终于漂泊,他没有被国父之子的名号束缚,始终在做自己,曾经是备受瞩目的政坛新星,也曾是反复无常的“变色龙”。

人们会对这个人物抱以至高的期待,可能仅仅是因为,他是孙中山的儿子。

在生命中的最后岁月,孙科选择去台湾,万水千山总是情,或许在他心中,始终忘不了那一份“初心”,忘不了父亲一手打造的政党

参考文献:

孙科:《孙科文集》,台湾商务印书馆,1970年版

高华:《革命年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韩文宁:《孙科人生的最后选择》,《世纪》2003年02期

陈国文:《孙科关于铁路建设的理论及实践》,《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1期

周兴樑:《孙科与广州正式建市》,《团结报》,2016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