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代史 > 正文

二战中, 耗资巨大的马奇诺防线究竟发挥了多大价值?

时间:2019-01-14 13:19:21        来源:

1932年死于伤寒的前陆军部长安德烈·马其诺有理由为他的创造物感到骄傲:正是他说服国民议会在财力相对宽绰的1929年拨款33亿法郎,花费将近10年筑这件军事工程学上的杰作。人们将其称为“马其诺防线”,以纪念这位曾在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度过童年,如今又建起一条钢铁防线来保卫它的一战老兵的功勋。

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摧残和法国人口结构上的弱点使其无法承担长期维持一支进攻部队所需的财政和社会代价,再加上法国官僚系统乃至军队内部的深层矛盾也在这一时期达到高潮,使得决策流程变得极为琐屑和动荡。在这种背景下,原本仅是一种次优选择的单纯防御战略,以及作为其实现平台的马其诺防线,意外成了1940年唯一具有确定性的战略工具。那么,最终这条昂贵的防线,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价值?在防线主体部分断、“萨尔缺口”存在、机动部队缺位的情况下,马奇诺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1940 年,阿道夫·希特勒前排右)和威廉·凯特尔(前排中)视察法国马其诺防线

整个欧洲的绝大部分国家,在两次大战之间岁月都经历了两波经济萧条—复苏的循环:一次是在20世纪20年代的重建期,一次是在1929—1933年的全球经济危机结束之后。不幸的是,法国始终没能等到第二波复苏:由于对20世纪20年代初的法郎贬值震荡心有余悸,巴黎试图在各国普遍筑起贸易壁垒的环境中硬撑汇率,结果进出口贸易额双双下滑了六成以上。偏偏左翼政党联盟人民阵线”与中右翼政治对立也在这一时期达到最高潮,结果法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军备水平如坠崖一般迅速滑向谷底。1935—1937年欧洲局势变化最微妙的阶段,法国的军费开支、飞机产量、制造业产能和钢产量完全停滞;即使“人民阵线”政府在1937年一反常态地决定增加军事预算,但因为财政总收入下降,实际的军事支出也只达到1930年的水平。1933—1938年,法国的军费总开支仅为10.88亿英镑(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不及德国的1/3,只稍微领先于意大利

可怕的是,法国的同盟体系和外部安全环境也如烈日下的积雪一般,以无可挽回的态势走向了消融。在20世纪20年代,巴黎的对德遏制体系是以法比军事同盟和援助东南欧“小协约国”为核心而构成的。但随着法国的财政力量濒于枯竭,昔日的小伙伴很快开始寻求新的资助者。1935年德国开始“再武装”之后,东南欧各国与柏林的关系迅速拉近;比利时同样因为担心触怒德国,在1936年宣布奉行中立。这意味着法国已没有可能提前进入比利时北部、对德国发起预防性进攻,法比边界反而有在开战之初遭到德军突破的危险。巴黎唯一可以依仗的盟友伦敦,但英国政府的绥靖风气甚至比法国更甚。1938年捷克斯洛伐克危机期间,正是英国首相张伯伦说服法国总理达拉第放弃对捷克人的义务,飞往慕尼黑与希特勒谈判:法国正在节节后退。

/马其诺防线内部拥有各式大炮壕沟堡垒厨房、发电站、医院工厂等等,通道四通八达,图中隧道可运送

安德烈·马其诺在1932年病逝,来不及看到他的创造物完全建成。又过了三年,萨尔区经过一次公投重回德国怀抱,法国人只来得及用3个小要塞群和十几座半沉式炮塔勉强堵上这个缺口。1936年,在德国出兵进入莱茵兰的同一年,马其诺防线的东北部主体终于宣告完工。但用来和它相搭配的庞大机动兵力,始终不曾组建。年过六旬的陆军司令甘默林将军希望建设一支由至少7个装甲师和7个摩托化师组成的机动性力量,作为全军的总预备队,但各自拥有政治后台和大量门生故旧的步兵骑兵总监告诉他:每个兵种需要属于自己的独立装甲分队,因此法国的中型步兵坦克轻型骑兵坦克必须独立发展,不应混合在一起。于是,不同型号的坦克以一种法国式的低效率慢条斯理地进行着生产,几乎没有进行过协同训练。年轻的戴高乐上校倒是提出了改革一线部队建制方案,但他要求建立仅有20万人的纯粹募兵制军队,把其余单位降格为民兵,当然没有任何可操作性。法国就在兼有茫然和猝不及防的心理状态下进入了战争

舍南堡要塞,靠近德国,保存完好对外开放,是阿尔萨斯地区规模最大的马其诺防线遗址

1940年6月4日,最后一批坚守在法国北部的盟军经海路从敦刻尔克撤走,甘默林投入比利时攻势的主力至此全部损失。在索姆河—瓦兹河一带脆弱的中央防线上,新任法军总司令魏刚只有65个装备不良的师来对抗德军的142个师。6月5日,德军B集团军群开始向塞纳河一线挺进;10天后,C集团军群也在古德里安的装甲集群配合下,朝萨尔缺口和马其诺防线西端挺进。此时,留下守卫这条永恒防线的只剩下10万名毫无野战能力的守备队。在拉费泰(La Ferté),德军以250门火炮近距离轰击当地的小型要塞群,步兵地堡和半沉式炮塔相继被德军用88毫米高射炮和炸药包在极近距离上摧毁。拉费泰要塞群最终被德军占领,成为马其诺防线上第一个被突破的隘口。到6月25日停战时,德军已经在拉费泰、萨尔、北阿尔萨斯以及科尔马4个方向上突破了马其诺防线。事实证明:看似坚不可摧的钢筋混凝土地堡和半沉式炮塔,一旦失去了外围的机动兵力掩护,只需以88毫米高射炮在200米近距离上连续射击8到10发,最终仍可击穿。在洛林东南部的包围圈内,残余法军的主力已经被C集团军群彻底合围,而那些牢不可破的堡垒对此毫无帮助。

最终,马其诺防线的最重要推手之一贝当元帅决定自己站出来收拾残局。6月22日,第4集团军群司令亨茨格代表以贝当为首的新政府,在贡比涅森林签署了屈辱性的对德意两国停战协议。法国政府直接管辖的疆界仅剩下了占战前领土40%的南部“自由区”,包括巴黎在内的北方地区由德军占领,每天还须向德方支付4亿法郎的驻军费。铜墙铁壁的马其诺防线至此终于沉默:根据停战条约,阿尔萨斯—洛林又一次成为德国领土,它再也没有国界需要保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