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空 > 正文

MF+战机 | 亚洲大国:同时研制三种战机 其中一款还是五代机

时间:2019-02-27 10:55:44        来源:

1、 亚洲大国的壮志雄心:同时研制三种战机一款还是五代

在沉默了数年之后,印度的五代战斗机计划"先进中型战斗机"(AMCA)终于借着2019印度航展的机会,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而不同于前几次的言之寥寥,这次印度斯坦航空和DRDO带来了更多的该机相关细节,比方说确定将使用2台推力为90千牛级的F414-IN发动机、全机正在建造等比例模型、以及将在2025年前首飞的豪言壮举。

图为2019印度航展上的AMCA战斗机透视结构图。

细细算来,即便印度人真如宣传那般在未来3年内如期完成AMCA的详细设计定型,留给印度人建造首架原型机并首飞的时间也不会超过3年。

单单从航空开发的角度而言,这一时间表本身就极为紧迫。更何况在LCA"光辉"战斗机的设计定型和原型机首飞之间,印度人蹉跎了整整八年。换句话说,现如今要让印度斯坦航空在设计定型3年内完成AMCA的原型机开发,恐怕印度国防部和DRDO 也难免信心不足。

但关键在于,印度人的野心绝非仅仅是"花费六年让五代机上天"这么简单

简单来说,除却AMCA战斗机外,印度航空业界还规划在同一时间段内完成LCA"光辉"战斗机MK.2的海军空军改进型版本

虽然同被称为"光辉",但实质上光辉MK.2与MK.1已经几乎不是同一款飞机:后者使用的F404-IN将被替换成推力大四分之一的F414-IN,而空军型光辉MK.2将增设鸭翼,海军型光辉MK.2则增设腹鳍,二者都为修改设计和更换发动机加长了机身长度。

研发可行性的角度出发,同时推进一款新战机的两款子型号国际通行做法,并不算太夸张。

但是,这个规律只对有充足经验的航空大国有效。而对未走完光辉MK.1战斗机全套研发、生产流程的印度来说,那必定要打折扣。

要想知道具体"打几折",只需要先明确一个事实:光辉MK.1战斗机的"完全体",也就是FOC(完全作战能力批次飞机才刚刚完成设计定型,首架生产机型目前连影子都见不着,而目前躺在生产线上的,以及交付印度空军的战斗机,都是阉割了部分作战和飞行能力的IOC(初始作战能力)批次。

换句话说,从现在用得磕磕绊绊的IOC批次光辉战斗机朝前看,印度航空业界还有很多很多的技术难关要跨越:西方转让了某项技术和印度能够在生产阶段完美复现它,根本是两回事;而西方转让技术和印度能否吃透技术,继而完成妥帖的自主设计,也不能贸然划等号;至于西方未转让的技术要印度自主研发……这对于一个"照抄作业"要抄上三十年的印度战斗机工业体系来说,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而就是这个"扶不起的阿斗",不仅要同时攻关两款气动布局迥异的三代战斗机,还要把五代战斗机的各项技术都捋顺了,时间还被牢牢地限定在十年内,简直大有"超俄赶美"的架势。

但时至今日,包括美俄在内的各个主要战斗机制造国仍在努力叩开印度的大门,也每每能得到印度真金白银订单回应,这恐怕就是印度国防部和空军对意图"一口吃成大胖子"的国产战斗机做出的最好回应。

2、 一个保守一个新潮 为何沈飞成飞战机风格完全不同?

目前,中国有三个具备研发和生产先进战斗机的航空托拉斯(包括飞机设计研究所-生产厂-发动机配套的系列企业集团),分别是西飞,沈飞和成飞,其中西除了生产飞豹战机,还担负轰炸机和大型运输机的研发。而沈飞和成飞则是比较纯粹的战斗机研发企业。

沈飞和成飞设计出来的战机,给人的印象是风格很不一样。成飞设计的战机往往具有大胆开创性,总是让人眼前一亮。例如当初采用了鸭翼设计的歼-10就是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歼-6、歼-7、歼-8战机。而到了歼-20隐身战机,则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歼-20采用了DSI进气道、全动鸭翼、全动垂尾、大边条等颇为复杂的总体气动外形设计。特别是在地面测试中,歼-20经常将全动鸭翼和全动尾翼偏转到匪夷所思的角度,更是显得整体非常科幻

其实这很正常,罗斯的苏霍伊和米格两家战斗机研发集团造出来飞机的风格也完全不同,波音的F15鹰和F/A-18,与洛马的F-16和F-35相比,风格也截然不同。

总的来说,成飞总是紧跟战机设计的世界最新潮流,例如当初是美国最早设计出新颖的DSI进气道,而成飞则后来居上,先后在歼-10B/C、“枭龙”、歼-20这几款战机上迅速采用了DSI进气道,特别是歼-20的DSI进气道设计更加奇异和精巧,获得国内外同行的赞叹,这说明成飞对DSI进气道的认可和理解已经非常深刻,也说明成飞非常容易接受新事物。

而沈飞给人的形象就是比较板刻和保守,自从承担起苏-27战机的组装仿制任务以后,沈飞之后设计出来的歼-11系列战斗机、歼-15舰载机,歼-15D电子战机,以及歼-16战机,其实都和苏-27战机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基本上算是苏霍伊战机在中国的衍生型号。沈飞新设计的FC-31鹘鹰战机(俗称歼-31),虽然看起来和苏-27战机没有太大关系,颇让人眼前一亮,但目前这款战机的研发前景并不明朗,而且只是技术验证机,所以暂时还不能说明沈飞研发的战机已经脱离了苏-27的影响。总的来看,沈飞的战机设计仍然是偏于保守的,颇有墨守成规的意味。

至于两者为什么产生如此不同的飞机设计风格,影响因素就非常多了。其中主要是因为两者当初面向的市场不同。沈飞是中国最早的歼击机厂,早在一五计划期间,中国航空工业重点建设工程有14项,主要包括沈阳飞机制造厂(112厂)、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厂(410厂)、西安航空发动机附件厂(113厂)、西安飞机附件厂(114厂)、陕西兴平航空电气设备厂(115厂)、哈尔滨东安航空发动机厂(120厂)、哈尔滨飞机厂(122厂)、北京首都机械厂(211厂)、宝鸡航空仪表厂(212厂)、兰州飞控仪器厂(242厂)、南昌飞机制造厂(320厂)、株洲活塞发动机厂(331厂)、陕西兴平飞机轮壳厂(514厂)。另外还有一批航空研究院所和学校。这些单位的建立,极大增强了中国航空工业自主发展实力

1956年9月8日,沈阳飞机制造厂试制成功中国第一种喷气式歼击机——歼-5,随后批量生产。想当初,沈飞作为老大哥,自然承担起中国军方战机的研发任务,往往追求的是“快平稳”,包括以后研制的歼-6和歼-8战机。

而成飞是当年三线建设的时候,根据国家战略部署,在西南建设的飞机制造企业。主要生产歼-6,从70年代开始研制歼-7。歼-7最早是沈飞研制的,在1966年1月17日,首架歼-7在沈阳飞机厂首飞,1967年获得生产许可证,初期的歼7型机全部由沈阳飞机制造厂生产,随后歼-7转由成都飞机厂和贵州飞机厂生产。

当时分配到的中国军方任务并不多,只能更多的是面向国际市场,为国外用户改造出口战机。成飞接手歼-7以后,对其不断改进,基于歼-7基础型,衍生了众多的改进型,包括歼-7I型、歼-7Ⅱ型、歼-7Ⅲ型、歼-7A型、歼-7B型、歼-7E型、歼-7M型、歼-7MG型、歼-7PG型、歼-7P型、歼-7MP型、歼-7FS型、歼-7MF型等系列,同时各个系列还有不同的子型号。最后成飞还以歼-7为基础,全新设计了FC-1枭龙战机,改的米高扬妈妈也不认识了。

由于国外用户的要求一般比较激进、要求紧跟时代发展潮流,加上对质量要求较高。在这个过程中,成飞跟国际接轨更多,更容易接受新的战机设计思路。最终成飞才能推出了开创性的歼-10战机,随后再接再厉,推出了歼-20隐身战机

而沈飞在歼-13方案落败后,自行研制的歼-8B/F系列战机又没有深入改进的潜力,随后就承担起了组装和仿制苏-27战机的任务,将苏-27战机技术在中国发扬光大,推出了一系列中式苏霍伊战机,从此沈飞就和苏-27战机埋下了“不解之缘”,沈飞的新型战机往往都脱离不了苏-27的影响,这无疑有些令人遗憾。

3、 成飞再创辉煌新式战机年内首飞!多个国家提报到!

近些年来,成飞发展势头非常迅猛。和沈飞不同,成飞没有苏霍伊技术包袱,可以充分发挥自主创造性。在成飞的自主研制下,先后推出歼-10、歼-20、以及外贸版枭龙战斗机。其中,枭龙战斗机先后出口至巴基斯坦、缅甸孟加拉等第三世界国家,促进了成飞科研资金的良性循环。但随着技术地快速变革,枭龙战斗机也在不断更新换代,以最大化地维持国际竞争力

2月21日,据媒体报道,成飞再次传来好消息。第三批次枭龙战斗机的机电系统设计图纸已经设计完成,并下发厂家进行样机生产。也就是说,在2019年内,JF-17 Block3改进型“枭龙”战斗机很可能实现首飞。长期以来,印巴冲突不断。印度凭借经济快速稳定增长,怀揣大量的真金白银,在国际市场上大肆购买先进战斗机。

而巴基斯坦却因美国卷入反恐战争,导致经济动荡,财政收入匮乏,无法像印度一样,在国际武器市场上,放肆买买买。这无疑拉开了印巴空军差距。但中巴深厚的友谊,让巴基斯坦能够从中国获得大量的技术支持。其中,“枭龙”战斗机就是中巴联合研制的典范。“枭龙”战斗机让巴基斯坦以较低的成本,就建立起相对完整的空军体系。

此前,中巴双方已经联合完成了两个批次“枭龙”战斗机的研制和生产工作。如今,性能更加先进的第三批次“枭龙”战斗机完成改型设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由于“枭龙”战斗机此前出口留下了“物美价廉”的良好口碑,第三批次“枭龙”刚完成图纸设计,就已经收到不少国家的关注。

此前,尼日利亚就曾和成飞签署协议,首批购买10架第二批次“枭龙”战斗机。而今,第三批次“枭龙”战斗机设计完成,立即吸引了马来西亚和埃及两国。马来西亚和埃及都在密切关注第三批次“枭龙”战斗机的综合性能,以考虑是否进口。在性能上,最新型“枭龙”采用了KLJ-7A有源相控阵雷达,对敌搜索和制空能力进一步增强。

此外,该型“枭龙”还配备了全新的航电系统,拥有电子战能力,采用俄制RD-93发动机。早在去年,马来西亚某军事代表团就曾参观了巴基斯坦空军的“枭龙”战斗机编队。而埃及之所以关注“枭龙”,是因为埃及希望大规模装备一款“物美价廉”的新式战斗机。西方战机大多过于昂贵,而“枭龙”性能不俗价格感人,是埃及最为看重的优势

据悉,伊朗也在考虑引进第三批次“枭龙”战斗机,以取代缺乏维护、日渐老旧的F-14和米格-29战斗机。在美国严厉的制裁和封锁下,伊朗根本没有机会购买西方战斗机。“枭龙”则成为了伊朗最为容易获取的高性价比战机。在两伊战争时期,伊朗就曾从中国进口过大量武器装备,两国有着良好的军事贸易传统。因此,伊朗引进第三批次“枭龙”战斗机,也极有可能。

    阅读下一篇

    亚洲大国的壮志雄心:同时研制三

    在沉默了数年之后,印度的五代战斗机计划"先进中型战斗机"(AMCA)终于借着2019印度航展的机会,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而不同于前几次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