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揭秘特朗普背后的男人:从为特朗普工作的那一刻起,就等于在坐牢了

时间:2019-03-12 16:44:58        来源:

 

撰稿 | 记者 叶承琪

“我后悔我对特朗普说‘是’的那一天;我后悔我曾给予特朗普的一切帮助和支持

我后悔我曾经的软弱,我后悔我没有听从良心的召唤,帮特朗普隐瞒了他的违法行为

我感到羞耻,因为我知道特朗普是什么样的人。”

这段像诗一般工整、甚至有些押韵的话,从现年52岁的特朗普前任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整个会场几乎要凝滞了。

此刻的科恩,在美国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的众目睽睽之下,将一纸指证他前老板罪行的证词,念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他的嘴一如既往紧紧抿着,眉峰坍缩,显得“正气凛然”,像足了一个“洗心革面的罪人”。在指控特朗普的时候,交织着愤怒、冤枉、悔恨和无辜的微妙表情,走马灯似的从他脸上一一掠过,表现力十足

——但科恩标志性的下撇嘴角和眼梢,略带着狡黠和深沉的神色,却依稀让人看到了往日那个手段通天、油滑老辣的“科恩阁下”的影子。

迈克尔·科恩在听证会上宣誓“自己的证词完全真实

没有人会忘记,仅仅在一年之前,科恩还是特朗普忠心耿耿的“斗牛犬”(外媒语),帮“特朗普王国”处理过无数的烂摊子。一年,他经历了警方突袭、庭审、叛主和决裂,最终沦为了阶下囚

此次“复仇者归来”,从指控特朗普对希拉里“邮件门”一直知情,到坐实特朗普支付两名艳星封口费的事实,再到痛斥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满口谎言,在上周三(2月27日)听证会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科恩几乎亮出了自己所有的底牌,做好了和特朗普鱼死网破的准备

在“通俄门”调查即将收尾之际,科恩这番在众议院里的“精彩亮相”,无疑意味深长——是给特朗普摇摇欲坠的总统宝座致命一击,还是像以前一样,又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

——拨开“特朗普疑云”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救火队长科恩”

迈克尔·科恩在坊间最有名的外号,是“特朗普的救火队长”。

出身法学院的科恩,一直都是个“被法学耽误了的商人”——从密歇根州托马斯·库利法学院毕业后,他把自己的私营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出租车业务、房地产投资无所不括,合作伙伴远达罗斯克兰,近至自己的叔伯亲戚,发展出了一个树大根深的“科恩商业帝国”。

华盛顿邮报》披露,科恩扎实的法律知识,给自己的生意提供了不少“捷径”——正如他去年8月21日在纽约法院当庭认罪时所说,他在几十年的商人生涯中,涉嫌洗税务欺诈等数十项经济犯罪,在经济法的灰色地带游走自如。

“我是2007年开始为特朗普工作的,从那一刻起,我就等于在坐牢了。”在2月27日的听证会上,科恩语气激烈,“我想警告那些忠心不二追随特朗普的人,他们会和我有一样的下场。”

当年,在漂亮地解决掉特朗普大楼的几桩董事会纠纷后,科恩被特朗普看中,作为一名私人律师,加入了特朗普团队。

科恩在听证会上

没有人会否认科恩的忠心:在为特朗普工作时,他不仅代表特朗普去俄罗斯谈生意,还帮助特朗普家族拿下了很多地产开发项目

负责给特朗普扫清障碍时,科恩还揽下了不少“脏活累活”,包括在情色女星尼尔斯(Stormy Daniels)和特朗普发生性关系后,帮特朗普向她支付13万美元作为封口费。

“我十分自豪有机会为特朗普先生服务。”在和特朗普的近十年“蜜月期”中,科恩不止一次地在媒体镜头前表态,“我绝对不会背叛特朗普先生!”

“我绝不背叛特朗普!”“真香”

至少在科恩说那些话的当时当地,所有人都是相信他的,包括特朗普。

直到去年4月,科恩住所被检方突击搜查之前,科恩和特朗普的关系都没有产生什么显而易见的裂痕——虽然按照《今日美国》的说法,2017年初,春风得意的特朗普走马上任美国总统之时,忘记了给心腹科恩一个政府席位,这让一直对入驻白宫神往不已的科恩大失所望,但他并没有在任何场合表达过对特朗普的不满。

所以在检方突袭科恩住所之后,特朗普第一时间为科恩站台,指责检方的做法是“猎巫行为”,并多次强调,“科恩绝不会背叛我”。

但对于那时的科恩而言,事情已经远非“忠不忠心”这么简单了——主导“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正在用这种方法施压,让科恩“选边站”:

当时,曾为特朗普开疆拓土的“功臣”——特朗普竞选主席保罗·马纳福特已经认罪,多名特朗普团队的其他员也正面临着起诉

保罗·马纳福特被判47个月监禁

殷鉴不远,深知自己的经济账一塌糊涂的科恩,若在此时选择“戴罪立功”,配合“通俄门”调查,甚至反戈指控特朗普,不是不可能有获得减刑的机会。

看似风平浪静的波心也早已暗藏汹涌——眼尖的英国独立报》发现,那段时间,特朗普在公开场合还是会和科恩拥抱,但大多数时候都避他远远的。

而在检方的轮番轰炸下身心俱疲的科恩,在三个月后的7月,终于松了口风——他向媒体暗示,家人的安危在他心中才是最重要的”,只字不提特朗普。

背叛来得十分迅速——7月下旬,科恩转脸就向检方递交了一盘录音带,录音中,一名前《花花公子杂志模特麦克·杜格尔(Karen McDougal)声称自己和特朗普有染,她将自己的故事以1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一家美国媒体,而科恩和特朗普正在商议买断这个故事的版权

又一桩情色丑闻被自家人抖了出来,特朗普怒不可遏:“我不相信迈克尔会这么对我!”

一个月之后,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当庭认罪,承认关于自己的8项指控,包括税务欺诈,和帮助特朗普向其情色绯闻中的两名女星支付封口费等等。

而意味深长的是,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披露,科恩这些罪行加起来,最多可能会面临着65年的刑期,但他认罪后,最终只获得了3年监禁。

向科恩施压的“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

“他是个骗子”

此次,在特朗普远赴越南参加“特金会”的当口,即将入狱的科恩又站出来给了特朗普“当胸一刀”:

“他是个骗子(con man),谎言家(cheat)和种族主义者(racISt)!”2月27日的听证会上一开场白,科恩就用三个干脆利落的字眼,总结了他的证词。

对于希拉里的“邮件门”,特朗普一直知情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上,让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折戟的“邮件门”事件现在成了科恩倒戈相击的利器——“特朗普一直称他对‘邮件门’不知情,他在撒谎。”

爆发于2016年间的“邮件门”,由非营利性互联网组织“维基解密”(WikiLeaks)一手挑起:

他们公布了一系列邮件,直指希拉里不仅用私人服务器处理政府事务,还联合民主党内部其他成员攻击另一名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 Sanders),甚至为一些提供政治献金的投资大鳄提供便利。

这桩几乎扭转了2016年大选战局的丑闻,间接导致了特朗普“通俄门”爆发——根据多位政府内部人士的说法,“维基解密”获得的希拉里私人邮件是俄罗斯特工窃取的,而在“维基解密”披露这些邮件时,曾透露过相关消息给特朗普。

“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

这项严重的“通俄”指控,一直被特朗普极力否认,民主党也苦于无法拿到特朗普和维基解密或俄罗斯直接往来的证据,但如今,他们至少有了科恩的证词。

27日的听证会上,科恩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亲耳听到的“实锤”:

“2016年6月的一天,当时大选激战正酣,我在特朗普的办公室里,他秘书告诉我他正在跟罗杰·斯通(Roger Stone,2016年特朗普竞选顾问)打电话,而且开了免提。”

斯通告诉他,自己刚刚和朱利安·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打过电话,阿桑奇透露,过几天将会有一大批能重挫希拉里的邮件流出。

“‘哦,那不是很好吗!’特朗普这么回答。”科恩说。

而更加“巧”的是,罗杰·斯通在1月份刚刚被逮捕——特别检察官穆勒称,调查组已经获得了斯通与“维基解密”秘密往来的相关证据。

罗杰·斯通

同时,调查组还发现,斯通曾和Guccifer 2.0有邮件往来——这个代号后面的黑客团队,曾被美国检方起诉,指控其由“格鲁乌”(GRU,俄罗斯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管理,并侵入了民主党的邮件系统,盗取希拉里的邮件。

斯科的“特朗普大厦”

在科恩口中,莫斯科的“特朗普大厦”是特朗普“变相指使”他说的一个谎言。

“当时,我对国会说谎了,我说的是2016年1月我们就停止了在莫斯科兴建‘特朗普大厦’的计划,但是这项工程一直在进行,并没有停止。”科恩坦白道,“特朗普并没有直接要我撒谎,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当时,我正在帮助他和俄罗斯方面谈判,结果他找到我,直视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特朗普集团在俄罗斯没有任何业务’。”科恩回忆道,“然后他让我走出去,对全美国人民说一模一样的话。而这些,特朗普的律师团都知情。”

科恩同时透露,2016年间,特朗普至少6次过问莫斯科“特朗普大厦”的相关进展“可以说,特朗普全程都知晓,并指导了关于‘特朗普大厦’的商业谈判。”科恩说道。

“他撒谎了,他一直在撒谎,而他撒谎的原因是,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赢得大选。”

两名艳星的封口费

虽然全美国都心知肚明,科恩曾帮助过特朗普,向与其有染的艳星丹妮尔丝(Stormy Daniels)支付封口费,但这次,科恩带来了更多细节

他向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展示了一张日期为2017年8月1日、价值3.5万美元的支票副本:

“特朗普指使我使用自己房屋净值信贷额度中的个人资金,划13万美元分期付给丹妮尔斯,这样以后就算东窗事发,也追查不到他的身上。”

而这张支票,就是特朗普付给他“报销封口费”的11笔款项之一。

“他当时说,自己并不知道我曾经付钱给丹妮尔斯的事情,他撒谎了。”科恩说道,“这张支票就是他违反财务竞选法的证据!”

艳星丹尼尔斯

威胁和谎言

除此以外,科恩讲述了更多在特朗普身边的所见所闻。

“当时奥巴马总统还在任上,他有一次跟我说,一个由黑人管理的的国家,怎能不是一个‘粪坑’(shithole)呢?他说,那些黑人永远不会投他的票,因为他们太蠢了。”

而关于靠因病缓役、逃避上越战战场一事,特朗普曾对他说:“你觉得我是傻子吗?我才不去越南呢。”

科恩随即透露,自己帮助特朗普收拾的烂摊子“数不胜数”:包括给学校写恐吓信,警告他们不要公布特朗普的学业成绩,以及向一名可能提供特朗普负面信息女性行贿。

他和国会女议员杰基·斯皮尔(Jackie Speier)在听证会上的一段交锋让人印象深刻:

斯皮尔问科恩,帮特朗普威胁别人的事情,他做了多少次。

“好几次。”他回答道。

“五十次?”斯皮尔逼问道。

“更多。”

“一百次?”

“更多。”

“两百次?”

“更多。”

“五百次?”

“大概,持续了十年吧。”科恩最后回答道。

“那是我的工作,”科恩说,“永远忠心,永远在保护他,这些事情占据了我的生活。”

科恩和特朗普

“所有人都在撒谎”

然而,这场“声泪俱下”的听证会,给科恩惹来了更大的麻烦——特朗普反击了。

因为在听证会上,科恩一再撇清的是,关于那些经济罪行,自己从来没有请求或接受过特朗普的“赦免”。

但就在昨天(3月9日),特朗普怒而发推,直指科恩在此事上说谎:“他去年求过我赦免他,我说了不。他撒谎了!”

这件事,还是科恩的律师兰尼·戴维斯(Lanny Davis)不经意间泄露出去的: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披露,戴维斯说过,科恩曾在2018年春天(即检方突袭科恩住所之后)要戴维斯试探特朗普的意思,想知道特朗普是否肯启用总统赦免权赦免他。

报道一出,戴维斯迅速出来“灭火”:他澄清道,在检方突然造访科恩家后,科恩对“特朗普的赦免”持“开放态度”。

那段时间,他试探了特朗普律师团的意思,但特朗普拒绝了。”兰尼告诉ABC新闻,“2018年7月2日之后,他聘用我作为新律师,并要求我公开声明‘科恩永远不会接受或请求特朗普赦免’。”

“但这从理论上,并不能算是科恩直接请求特朗普赦免,不算是他在撒谎。”

科恩律师兰尼·戴维斯

然而,对于戴维斯的说法,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以利亚·卡明斯(Elijah Cummings)并没有买账。“我打算调查这一事件,因为我警告过科恩的,他的证词必须诚实。”

“我告诉他,‘如果你撒谎,我会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3月7日,卡明斯斩钉截铁地公开表态,“我必须搞清楚,科恩只是这些话不太一致,还是说,他的证词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而科恩另一起与特朗普的经济纠纷,在同一天爆发:3月7日,科恩一纸诉状将特朗普集团告上法庭,控告他们未能履行协议,拖欠了自己高达190万美元的律师费。

起诉书称,这额外的190万美元,是因为科恩承认违反竞选财务法(因帮助特朗普支付给艳星封口费)、逃税和向国会撒谎,他被罚款和没收财产,特朗普集团必须补偿给他的。

截至目前,科恩在听证会上提供的相关证据和证词,已经递交给了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卫报》3月7日的最新消息显示,科恩又向众议院递交了更多证据文件,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为此进行了八小时“富有成效”的闭门会议

但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这场闹到国会之上的“大戏”,究竟何时收场,如何收场,何人清白,何人撒谎,没有人知道。

    阅读下一篇

    泰国新未来党党魁建议他信、英

    据东博社3月11日援引泰国媒体的报道,泰国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如果使泰国国内民众达成共识,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